婴幼儿“羊奶粉”管控升级:只认全羊成分,行业整合提速

近日,市场监管总局发布《关于进一步规范婴幼儿配方乳粉产品标签标识的公告》(以下简称“公告”或“标签新规”),陕西不少羊奶粉企业老板坐不住了。

按照公告要求,产品名称中有某种动物性来源字样的,其生乳、乳粉、乳清粉等乳蛋白来源应当全部来自该物种。这也意味着到2023年2月22日的政策过渡期之后,用牛乳清粉加羊乳生产的“半羊”婴幼儿配方奶粉,将不再允许使用“羊奶粉”名称。

据陕西省乳品安全生产协会副秘书长王伟民了解,陕西45个婴幼儿配方羊奶粉品牌中,“半羊”奶粉占比超过六成,标签新规对当地羊奶粉产业影响较大,“无异于二次创业”。目前,企业主流想法是“半羊”转“全羊”,部分企业也在考虑向液态羊奶、羊奶酪棒转型。

而伴随伊利入主澳优,飞鹤收购小羊妙可,业内预计羊奶粉行业将迎来新一轮整合,行业集中度将进一步提升,“留给陕西羊奶粉企业的时间不多了,要抓紧转型”。

半羊奶粉将禁用“羊奶粉”名称

公告要求,婴幼儿配方奶粉产品名称中有某种动物性来源字样的,其生乳、乳粉、乳清粉等乳蛋白来源应当全部来自该物种。使用的同一种乳蛋白原料有两种或两种以上动物性来源的,应当在配料表中标注各种动物性来源原料所占比例。

在实施期限上,公告规定,自发布之日(2021年11月12日)起,婴幼儿配方乳粉产品配方注册申请照此执行。2023年2月22日起生产产品的标签标识应符合该公告的要求,此前生产的产品可销售至保质期结束。这也意味着过渡期后,新生产的“半羊”婴幼儿奶粉将不再允许使用“羊奶粉”名称。

资料显示,乳清蛋白是婴幼儿奶粉中的重要成分,含量比例要求较高,须接近母乳水平。母乳中,约60%为乳清蛋白,40%为酪蛋白。而在牛乳、羊乳中,乳清蛋白占比仅约20%,其余约80%为酪蛋白。因此,企业在使用牛乳(粉)或羊乳(粉)生产婴幼儿配方奶粉时,都会额外添加乳清粉,以增加产品中的乳清蛋白比例。

乳业专家宋亮介绍,我国没有羊奶酪产业,因此不生产羊乳清,原料主要依赖进口。由于羊乳清产量较少且价格较高,用牛乳清替代羊乳清生产婴幼儿配方羊奶粉的现象在业内较为普遍。

据业内人士统计,目前通过市场监管总局配方注册的婴幼儿羊奶粉共有93款,其中使用牛乳清的“半羊”配方粉有53款,占比为57%;使用羊乳清的“纯羊”配方粉有40款,占比为43%。“全羊”婴配粉代表性品牌有佳贝艾特、朵拉小羊、多美滋、圣特拉慕、春天羊、蓝河、爱悠若特、小羊妙可、合生元可贝思、金领冠悠滋小羊、澳贝佳、纽贝滋等。和氏、银桥、红星美羚、美可高特、美力源、喜洋洋、圣唐等企业,则同时拥有“全羊”“半羊”婴配粉产品。

陕西羊奶粉企业受影响较大

“不叫‘羊奶粉’叫什么?不能叫‘羊奶粉’就没有卖点了。”在陕西省乳品安全生产协会副秘书长王伟民看来,标签新规将给陕西羊奶粉企业带来较大影响。

作为全国奶山羊产业第一大省,陕西拥有奶山羊存栏量200余万只,也是婴幼儿羊奶粉品牌最多的省份。配方注册制实施前,当地约有20多家企业生产婴幼儿羊奶粉,涉及200多个品牌。2016年《婴幼儿配方乳粉产品配方注册管理办法》(以下简称《办法》)出台后,陕西“半羊”婴幼儿奶粉不但品牌数量大幅减少,在标签标识上也经历了一波冲击。

尽管国家标准对婴幼儿配方奶粉中的乳清动物来源没有进行限制,即用牛乳清粉生产配方羊奶粉并不违规,但出于保护消费者知情权等考虑,当时《办法》规定,婴配粉产品名称中有动物性来源的,应当在配料表中如实标明生乳、乳粉、乳清粉等原料的动物性来源。这无异于明示“半羊”成分,使其在消费者心理接受度上不及“全羊”奶粉。而此次标签新规直接将“全羊”成分与“羊奶粉”名称挂钩,在业内看来监管严度有所升级。

据王伟民统计,陕西目前还有17家婴幼儿奶粉生产企业、55个婴幼儿奶粉品牌,其中羊奶粉品牌有45个,“半羊”占比超过60%。总局公告下发后,当地企业都在想办法应对,协会也计划近期组织会议商讨应对方案。“目前企业主流想法是半羊改全羊,保住羊奶粉名称。也有一些企业认为还有大概15个月过渡期,打算用半羊产品先混着。”

王伟民担忧的是,如果“半羊”改“全羊”,那些能够掌握羊乳清粉进口渠道的企业会好改一些,但如果没有渠道,就相当于“无米之炊”。对于用“半羊”产品“混着”的企业来说,过渡期后需面临配方重新申报,“这需要一个过程,还要考虑羊乳清是否好弄,如果继续做半羊产品,到时只能改名。”

行业或将开启新一轮整合

与部分羊奶粉企业临时找对策不同,陕西雅泰乳业有限公司很早就预见到“全羊”趋势。目前,雅泰旗下共有3个婴幼儿羊奶粉品牌,且均为“半羊”产品。自两年前开始,该公司就着手准备“全羊”配方申报材料,准备在二次配方注册开启时向监管部门正式申报。

所谓“二次配方注册”,是指在注册有效期为5年的规定下,2017年首批通过配方注册的产品需在2022年之前重新递交申请。雅泰乳业销售负责人邓春雷认为,即便没有此次标签新规,很多奶粉企业都计划在二次配方注册时进行配方升级,一些经营困难的婴幼儿羊奶粉也在陆续退出市场。羊奶粉头部品牌都是“全羊”配方,“竞争格局已经定型,新规只会是压死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

从竞争格局来看,几大内资奶粉巨头均在加码羊奶粉市场。今年5月,澳优旗下羊奶粉头部品牌佳贝艾特公布百亿营收目标,计划3年内挺进中国婴配奶粉品牌第一阵营。7月,陕西小羊妙可乳业有限公司持有人变更为飞鹤乳业,意味着飞鹤时隔7年再次布局婴幼儿羊奶粉赛道。10月,伊利以62.45亿港元的总价获得澳优34.33%的股权,创中国乳企间规模最大的一笔投资并购纪录。

业内分析认为,目前婴幼儿奶粉市场增长乏力,为应对竞争,中大型乳企都在进行奶粉全品类布局,以找到新的利润增长点。而婴幼儿奶粉品牌通过配方变更、卖点拓展提升市场占有率非常困难,横向收购相对而言更加容易。凭借资源上的优势,巨头间的品类整合将对奶粉市场产生较大影响,羊奶粉市场竞争将持续加剧。

“这次公告只是预警信号,真正的大事是羊奶粉产业革命要开始了。”王伟民认为,随着行业巨头的争相布局,羊奶粉行业将迎来新一轮整合,逃脱不了行业集中这条路。“如果说几年前羊奶粉异军突起是第一次革命,那么今天羊乳行业将面临第二次革命或者说第二次创业,不能婴配粉一条路走到黑。留给陕西羊奶粉企业的时间不多了,要抓紧转型,现在已有企业在考虑做液态羊奶、羊奶酪棒。”

宋亮认为,陕西婴幼儿羊奶粉企业普遍缺品牌、缺技术、缺资金,转型液奶或奶酪生产有难度,建议朝成人专业营养方向发展。“第二条路就是由龙头企业切入并购,整合陕西羊奶粉企业,生产奶粉、液奶,带动当地羊乳产业发展。目前来看,陕西没有一家羊奶粉企业具备整合当地资源的能力。”

原料与售价预计涨幅有限

随着越来越多的“半羊”企业转向“全羊”配方,有企业担忧,羊乳清原料价格及羊奶粉终端售价将有所上涨。不过,多位业内人士认为,涨价压力存在,但涨幅有限。

据邓春雷了解,目前进口羊乳清粉价格约为每吨6万元,约是牛乳清粉价格的5-6倍。转向“全羊”配方后,生产成本势必会增加,但不会造成羊乳清原料的大幅涨价。从前期观察来看,羊乳清粉目前市场供应充足,价格相对稳定。此外,目前佳贝艾特、蓝河等羊奶粉头部品牌基本都使用“纯羊”配方,市场占比大,竞争格局已经定型;其余“半羊”奶粉品牌虽然多,但总量不大,因此不会对原料价格造成太大影响。

资料显示,优质乳清粉在配方粉中含量约占40%-50%。一位国内奶粉生产企业相关负责人给新京报记者算过一笔账:一罐800克的婴幼儿配方奶粉,排除一些原料自带的乳清成分,需额外添加的乳清粉用量仅占10%-20%,这意味着更换羊乳清后每罐奶粉成本上涨不足10元。

从终端售价来看,邓春雷认为整个羊奶粉市场也不会有太大上扬。一是整体物价成本上涨、生产成本压力大,羊奶粉终端售价“会多少涨一点”;二是羊奶粉市场竞争激烈,出厂价一直不是很高,普通企业没有那么强的议价能力;三是过去几年羊奶粉市场增长较快,是因为蚕食了一部分牛奶粉的市场份额,但目前牛奶粉市场已基本整合完毕,头部企业优势明显且议价能力较强,羊奶粉再向牛奶粉市场渗透已经很难;四是伊利、飞鹤等巨头入局后,会平抑羊奶粉价格,中小企业成本外溢不会很快传导到终端。

宋亮也认为,目前羊奶粉龙头企业都不存在“半羊”问题,且羊乳清粉供求关系比较宽松,此次总局公告的出台不会对乳清粉涨价起到很强的支撑作用。从终端价格来看,原料成本仅占一罐奶粉30%左右,加之目前市场疲软,“涨价是作死的节奏”。

免责声明:本文系转载,版权归原作者所有;旨在传递信息,不代表快消品网的观点和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