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南商户被罚背后 假库尔勒香梨究竟伤了谁

作为新疆本地特产,库尔勒香梨以其独特风味一直享有美誉。近日,“库尔勒香梨”商标维权事件却成为焦点。11月26日,新疆巴音郭楞蒙古自治州库尔勒香梨协会(以下简称库尔勒香梨协会)公开发布情况说明,称协会“不存在高额加盟费,正常维权不存在起诉敛财的情况”。库尔勒香梨协会会长盛振明告诉中国商报记者,国内市场上的假冒库尔勒香梨长期泛滥,以低价占领市场,严重损害了库尔勒香梨的品牌价值,多年以来受多种因素影响,真香梨维权很难。

商标侵权纠纷不断

近日的纠纷源自河南商户的哭诉。网络消息显示,河南多个商户表示被库尔勒香梨协会起诉,起因是所售卖的库尔勒香梨未经授权使用了“库尔勒香梨”商标。其中一批发商甚至表示,其所售香梨均来自新疆库尔勒地区,产地证明和合同都是齐全的,在香梨的外包装上也没有印制该协会注册的“孔雀标”,只是使用了“库尔勒香梨”几个字,就被法院判为侵权。

企查查信息显示,库尔勒香梨协会涉及的司法案件有802件,开庭公告有864条,其中大多数涉及侵害商标权纠纷,被告来自全国各地,从小型水果店到大型批发市场均包含在内。对此,不少商户都表示不能理解:我只是卖个水果,怎么就侵权了?

而对于这些诉讼,库尔勒香梨协会称自己是有苦难言。“水果也是有品牌的,我们是合法维权,市面上卖的很多都是假库尔勒香梨,严重损害了我们库尔勒香梨的品牌形象和价值,进而会损害我们本地果农的利益。”盛振明表示,实际上,多年来协会维权很难,从新疆前往全国各地“打假”成本高、时间长,并且假库尔勒香梨销售屡禁不止,不得不继续打假。

11月26日,库尔勒香梨协会公开发布情况说明,称协会不存在高额加盟费,正常维权不存在起诉敛财的情况。“我们协会肯定是不会以这个事情来盈利的。”盛振明直言,虽然诉讼多,但赔偿款大多都用于律师费用、往返路费等必要支出,以及库尔勒香梨品牌推广维护,所以没有什么盈余。

河南商户被罚背后 假库尔勒香梨究竟伤了谁

库尔勒香梨协会发布的情况说明。图片来自“新疆巴州库尔勒香梨协会”微信公众号。

和“潼关肉夹馍”事件最后以协会公开道歉结束不同,库尔勒香梨协会表示还将继续维权。在情况说明中,库尔勒香梨协会明确说明,带有孔雀图案的库尔勒香梨商标是1996年协会注册的中国第一件地理标志证明商标。

河南商户被罚背后 假库尔勒香梨究竟伤了谁

带有孔雀图案的库尔勒香梨商标。图片来自中国商标网。

国家知识产权局商标局官网信息显示,证明商标是指由对某种商品或者服务具有监督能力的组织所控制,而由该组织以外的单位或者个人使用于其商品或者服务,用以证明该商品或者服务的原产地、原料、制造方法、质量或者其他特定品质的标志。地理标志,是指标示某商品来源于某地区,该商品的特定质量、信誉或者其他特征,主要由该地区的自然因素或者人文因素所决定的标志,可以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商标法》和《中华人民共和国商标法实施条例》的规定,作为证明商标或者集体商标申请注册。

“目前我们的会员单位通过严格的审查,可以免费使用商标。非会员单位方面,首先外地商户不可能得到授权,其他情况的话,在经过我们严格审批、认为符合库尔勒香梨商品标准后,可以根据具体情况免费或按照一个纸箱0.26元的价格付授权费用后使用商标。”盛振明表示,“并不是所有库尔勒香梨都能够拿到协会的‘双码’(商标的使用编码和印制编码),只有达到商品果标准的才能够获准以库尔勒香梨的商标上市销售。”协会发布的情况说明中则表示:“不存在高额加盟费,也不强制商户加入协会。”

据盛振明介绍,想要加入库尔勒香梨协会,必须要一个理事单位和两个会员单位共同担保举荐,形成行业自律,才能加入协会。并且协会每年都会对会员单位进行库尔勒香梨品牌授权资质审核,执行得非常严格。

真假库尔勒香梨之争

在河南商户觉得莫名被罚的同时,库尔勒香梨协会也觉得被卷入此次争议有些冤枉。

“我们也很委屈,只要对方不卖假库尔勒香梨了就行,但有些商户真的就屡禁不止。”盛振明直言,此次事件涉及诉讼的河南商户,据他所知实际上是18家,而非传言中的100多家,其中有一家是第二次被告。“我们只是希望通过诉讼,起到震慑的作用,让当地的梨不要再以库尔勒香梨的名头出售了,但一些商户就是等风头过后接着卖。”

“库尔勒香梨是小型果,单果重量基本都在90克-150克范围内,个头超过这个范围大概率就是假的。”据盛振明介绍,目前国内市场上通常会将长把梨和红酥梨假冒库尔勒香梨进行售卖,但品质和真库尔勒香梨是完全不同的。“比如红酥梨是以库尔勒香梨为母本、鳄梨为副本打造的品种,和库尔勒香梨非常相似,现在在陕西、河北、山西等地大面积种植,但完全没有库尔勒香梨皮薄、无渣、香气浓郁的特点。”盛振明表示,库尔勒香梨之所以能够申请地理证明标志,就是因为它的生长受地域影响非常大。

河南商户被罚背后 假库尔勒香梨究竟伤了谁

库尔勒香梨属于小型果,皮薄、无渣、香气浓郁是其主要特点。冉隆楠/摄

“库尔勒香梨这个品种的历史有1300多年了,是中国的白梨和西洋梨杂交孕育而生的。在新疆孔雀河流域,核心产区只有库尔勒地区,包括库尔勒市、轮台县和尉犁县,加上新疆塔里木河流域的阿克苏地区,这两个产区才能够产出皮薄、无渣、香气浓郁的库尔勒香梨。别说新疆以外的地区,哪怕在新疆本地,换个距离核心产区50公里的地方种植,种出来的梨都没有这些特点。”盛振明认为,正是因为地域限制严重,库尔勒香梨的产量并没有那么高,今年两个产区的预计产量总共100多万吨,其中还有约20%的次果不能作为商品果销售。但市面上销售的库尔勒香梨远远大于这个数字,80%以上都是假的库尔勒香梨。

“比如这次有河南商户说,自己卖22元一箱的梨被罚了6000元,但真库尔勒香梨不可能是这个价格。按照我们了解的,以一箱12斤的规格,即便是最差的C级商品果,市场价也基本都在40元一箱以上,更不要说A级果价格会更高,达到80-90元一箱。”盛振明表示,“可以说,凡是市场价低于40元一箱的都是假库尔勒香梨。”

据了解,除了假库尔勒香梨,市场上还充斥着不少库尔勒香梨原产地出产的香梨次果,也就是非商品果。盛振明告诉记者,即便是原产地出产的库尔勒香梨,也不是都能贴上“库尔勒香梨”的商标,“按照严格的分级标准,达不到商品果标准的属于次果,不能用库尔勒香梨的品牌上市销售”。

究竟伤了谁

事实上,假香梨和香梨次果的泛滥不仅影响了库尔勒香梨的销量,还影响了库尔勒香梨的品牌形象,甚至会影响到整个库尔勒香梨产业。

“我平时买库尔勒香梨并不多,因为感觉不好吃。”河南消费者赵女士告诉中国商报记者,她感觉库尔勒香梨的味道变了,和她小时候吃过的不一样:“价格虽然不贵,但有时候买到的皮很厚,不可能连皮一起吃,感觉也没有很甜。”赵女士的消费体验,正是目前库尔勒香梨面临的困境的缩影。

盛振明认为,该消费者很有可能就买到了假库尔勒香梨,或者达不到商品果标准的香梨,因为口感不好,消费者反而对库尔勒香梨的品质产生了怀疑。“所以说假香梨和香梨次果对我们库尔勒香梨的品牌形象有很大影响。消费者体验不好,加上假香梨价格过低,真香梨就卖不上价,会影响我们当地种植户的信心,导致真香梨的商品果产量更低。”

盛振明给记者算了一笔账:库尔勒香梨目前一亩地的产量不到3000斤,但所需种植成本(包含人工、肥料、水电费等)却不低,农民至少要卖到3.84元一公斤才能够保本。“22元一箱的售价怎么可能?”他表示,目前库尔勒香梨产业已经出现了一些问题,有些农民盲目追求产量,但舍不得投入水肥人力,管理也不行,香梨的品质跟不上;加上假香梨泛滥的影响,采购价变得很低,不少原本以种植库尔勒香梨为生的果农已经对产业丧失了信心,“别说保本,亏钱的事情都时有发生”。

河南商户被罚背后 假库尔勒香梨究竟伤了谁

今年9月,新疆库尔勒香梨迎来丰收。冉隆楠/摄

据了解,自2016年以来,库尔勒香梨协会协同库尔勒市相关执法部门时常去全国各地“打假”,成本很高,但收效甚微。“最近几年一线城市很少出现假香梨的身影了,大城市的版权保护意识越来越强。但二三四线城市中,很多商户的版权意识并不强,我们去‘打假’完了以后,第二年他们又接着卖,屡禁不止。”盛振明对此也非常无奈,但表示协会还将继续依法维权。

此外,盛振明还表示,除了促进当地库尔勒香梨产业提质升级外,目前协会还在研究香梨次果解决方案。“受天气影响,加上假冒伪劣产品的冲击,今年库尔勒香梨的次果占比要高一些。库尔勒和阿克苏两个产区的库尔勒香梨产量加起来100多万吨,其中有20%左右的次果,无法以商品果的标准来销售。但大量次果流入市场,影响的是库尔勒香梨的品牌价值。”盛振明表示,很多商户将新疆原产地产出的香梨次果拉到内地,以库尔勒香梨的名义去销售,给库尔勒香梨产业也带来了极大的影响,这个问题亟待解决:“我们未来或许要发展香梨汁这类加工产业,或者让这些次果换个别的品牌名去销售,都有可能,给我们的果农多找一些出路。目前还在研究讨论中。”

免责声明:本文系转载,版权归原作者所有;旨在传递信息,不代表快消品网的观点和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