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酒涨价贯穿全年,资本市场逐渐“退烧”

涨价和资本冷静成2021年白酒行业关键词。不论是高端白酒、次高端白酒和中低端白酒,涨价贯穿全年。相对白酒终端市场的热闹,白酒资本市场则趋于冷静。估值修复、理性回归成为今年下半年以来白酒资本市场的主基调,连此前风头正劲的酱酒也出现“退烧”的迹象。

涨价贯穿全年

涨价一直是白酒行业的热点现象,而这在2021年表现尤为突出。2021年白酒涨价范围更广、频次更高、幅度更大。

今年伊始,包括泸州老窖、古井贡酒、剑南春、水井坊、金种子、贵州醇等多家酒企发布了涨价通知,某些酒企甚至宣布旗下的多款产品同时涨价。例如,古井贡酒宣布对其旗下20多个度数产品的价格进行不同幅度的提价;今年年中,包括今世缘、西凤、金沙等酒企也纷纷接过了涨价的接力棒。

今年下半年以来,大量次高端名酒企参与其中,涨价范围也更广。例如,水井坊建议将其旗下的井台全系列的零售价上调至30元/瓶,将臻酿八号全系列的零售价上调至20元/瓶; 舍得将其旗下38/42/52度品味舍得(藏品)的出厂价上调至30元/瓶,将52度智慧舍得(藏品)的出厂价上调至50元/瓶。

今年10月以来,衡水老白干、江苏双沟酒业、剑南春、山东景芝等酒企开启了控货涨价的进程。实际上,包括剑南春、水井坊、泸州老窖等酒企全年已进行了多次产品涨价的动作。

临近年尾,五粮液旗下第八代五粮液和泸州老窖旗下国窖1573涨价的消息再次传出,这两款高端大单品的涨价将今年白酒的涨价推向了高潮。据了解,第八代五粮液的出厂价将从889元/瓶提升至969元/瓶。泸州老窖西南、中南地区的38度和52度国窖1573经典装终端渠道计划内配额供货价格建议分别上调至40元/瓶和70元/瓶。

值得注意的是,茅台全年虽未进行实质性涨价,但关于其涨价的消息不绝于耳,尤其是年底五粮液大单品涨价的声音更引来外界对茅台涨价的猜测。

对于贯穿今年全年的白酒涨价,白酒行业分析师、知趣咨询总经理蔡学飞对中国商报记者表示,2021年,在多方压力下,白酒行业仍保持了较好的发展态势,行业结构升级明显,马太效应加剧,名优酒的品牌价值凸显,带动行业产品结构升级。而白酒涨价又以次高端产品为主,可见价格升级与次高端占位成为新的竞争形式,也加剧了行业的强分化趋势。

融泽咨询白酒分析师刘晓威对中国商报记者表示,2021年白酒全年涨价的逻辑是“量少质高”的白酒消费形态带来中高端白酒市场的扩容,各品牌酒企为了抢占价格带及抢夺中高端市场份额而纷纷涨价。此外,从渠道端来看,经销商希望通过涨价扩大利润空间,厂家也想顺应这一趋势,以获得更强的渠道推动力。

品牌管理专家、九度咨询董事长马斐对中国商报记者总结道,白酒涨价分为几种类型,一是品牌酒企到一定阶段而进行的“市场行为”型涨价;二是部分酒企作为竞争策略的“跟随型涨价”;三是小酒企的“表演型涨价”,这种类型的涨价很难使终端零售价发生实际上涨。正是多种形态的结合造成了2021年白酒行业全年涨价的热闹现象。

资本市场回归冷静

而与白酒终端市场的火热不同,白酒资本市场在这一年回归冷静,尤其今年下半年以来,在行业管控等因素影响下,白酒的股价回调,酱酒也出现“退烧”迹象。

据了解,白酒板块指数在今年2月18日创出历史新高后,经过一段时期的震荡调整,于6月7日再度攀升至某高点,此后出现了持续的回落态势。其中,行业龙头茅台的股价在2月最高触及2608.59元/股后便开启了为期一个月的下跌态势,在5月迎来小幅增长后,股价再次开启近两个月的下跌态势。8月20日,茅台股价一度跌至1548元/股,盘中最低触及1525.5元/股。而在近期,茅台的股价回升,突破2000元/股大关,但仍难回高峰。

根据金融数据和分析工具服务商万得(wind)数据显示,近一年来,截至12月17日,19家白酒上市公司的股价涨幅平均值为28.74%,10家酒企的涨幅在10%以下,其中洋河、五粮液、皇台酒业、金徽酒、顺鑫农业的涨幅为负值,与2020年白酒行业受资本热捧的行情截然不同。

其中不得不提的是,8月20日,一份市场监督管理总局价监竞争局发布的《关于召开白酒市场秩序监管座谈会的通知》在网上流传,并得到部分酒企的证实。据称,此次会议的主要内容是关于资本围猎白酒市场以及中秋节前防范白酒过度涨价等。

上海博盖咨询创始合伙人高剑锋对中国商报记者表示,2020年白酒备受资本追捧,一是因为消费板块呈现白马行情,白酒、乳制品、调味品等消费板块普涨;二是因为2020年白酒出现涨价预期,预计2021年落地,资本市场率先表现出利好。而到今年尤其下半年以来, 白酒资本市场始终维持不温不火的局面,一是因为很多资金转向新能源、双碳等领域;二是经过大幅上涨后,白酒板块更多的是在进行估值修复和回归,特别是茅台的涨价始终没有落地也对白酒资本市场的表现有一定影响。

香颂资本执行董事沈萌对中国商报记者表示,白酒板块2020年大热是因当时市场流动性过剩,白酒被当成了一种避险资产。但在游资炒作下,白酒股价整体出现较大风险,机构投资者必须进行技术性回调,以确保投资安全。在上述因素作用下,今年的白酒板块态势趋于平静。而放眼2022年,经济政策的定调将会有利于白酒行业的发展,白酒板块的股价可能会在涨价和政策利好的影响下继续回升。

中金公司的研报也显示,高端白酒自年初回调以来,其估值已反映出市场对经济增长放缓、终端需求承压及政策不确定性的悲观预期。预计明年宏观经济边际向好支撑白酒需求,千元价格带动加速扩容,高端酒企有望量价齐升。

值得注意的是,此前风头正劲的酱酒也出现了“退烧”的迹象,曾经热捧酱酒的部分资本目前已退出市场。据了解,在今年10月的秋季糖酒会上,“冷清”“酱酒退烧”态势已经显现,与4月的春季糖酒会时的表现迥异。10月15日,跨界酱酒的众兴菌业公告停止收购事宜,几天后的10月19日,吉宏股份公告终止收购茅台镇古窖酒业,更是给酱酒的发展泼了一盆冷水。

蔡学飞坦言,酱酒在高速增长之后在今年下半年迎来平缓期,可以理解为过度发展之后的市场自我调整。实际上,只有回归经营本质的长期资本才能在白酒行业有所收获,所有投机资本必然会被市场淘汰。高剑锋也认为,酱酒行业目前最大的问题在于将热度更多聚焦于产业和渠道端,没有完全转移到消费的环节,部分资本可能发现了这一现象从而退出了市场,不过这更多表现为热钱等投机资本的退出,对长期投资的产业资本而言,酱酒仍是行业中较好的赛道。

免责声明:本文系转载,版权归原作者所有;旨在传递信息,不代表快消品网的观点和立场。

(0)
上一篇 2021-12-22 17:00
下一篇 2021-12-23 12:34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