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发拉比抛售蜜儿乐儿股权,中小外资奶粉如何渡过难关?

在2.37亿元投资广东韩飞医美8个月后,A股婴童用品上市公司金发拉比宣布出售所持蜜儿乐儿乳业(上海)有限公司(简称“上海蜜儿乐儿”“蜜儿乐儿”)全部股权,结束在婴幼儿奶粉领域的财务投资,以“及时止损减损”。这一买一卖背后,反映出中小外资奶粉品牌的艰难处境,以及近五年来我国婴幼儿奶粉市场的变迁。

据业内人士分析,金发拉比2017年投资蜜儿乐儿时,外资品牌在我国婴幼儿奶粉市场处于强势地位。自2018年起,我国人口出生率呈下降趋势,加之国产奶粉崛起、疫情对海外供应链造成冲击,外资奶粉品牌在华业绩表现低迷。据不完全统计,2021年已有21个中小外资奶粉品牌存在退出中国市场的迹象,就连一些外资大品牌也纷纷调整在华市场策略。

面对困境,上海蜜儿乐儿方面表示仍对所在行业及中国市场持续看好,并将采取扩充产品线、渠道调整等策略应对。乳业专家宋亮认为,蜜儿乐儿“活下去”并不难,要找对路子,建立良好的激励机制,真正做好大单品。

金发拉比抛售蜜儿乐儿股权

金发拉比12月23日发布公告称,同意全资子公司广东金发拉比将其持有的蜜儿乐儿乳业(上海)有限公司20%股权对外转让。转让结束后,金发拉比将不再持有蜜儿乐儿股权,这也意味着其结束了为期4年多的婴幼儿奶粉领域投资。

资料显示,金发拉比成立于1996年,2015年A股上市,主要业务为中高端母婴消费品的研发、生产及销售,产品涉及婴童服饰、母婴棉制用品等。2017年5年,金发拉比发布对外投资公告,以自有资金5000万元,通过全资子公司广东拉比持有上海蜜儿乐儿20%股权,进而间接持有丹麦奶粉工厂16%的股权。按照金发拉比当时的说法,投资旨在丰富公司产品品类,延伸产品链,为公司拓展的新的盈利增长点。

如今4年过去,金发拉比对该笔投资却给出了不同的研判。金发拉比在此次股权出售公告中称,由于海外疫情和海运费用上升、各种原材料费用上涨等原因,叠加供应链受阻造成代理商和终端消费者流失等,蜜儿乐儿2021年度经营状况急转直下,第四季度经营情况继续恶化,资产负债率极高,资金严重短缺,目前经营面临极大困境。经公司董事会研究评估,解决蜜儿乐儿面临的困境需要大量资金持续注入。考虑到公司已明确聚焦“母婴产品+医疗、医美服务”领域,为及时止损减损,确保公司利益,董事会同意转让蜜儿乐儿20%股权。

12月27日,该笔交易买家身份揭晓,上海文渤企业管理中心将以1000万元的价格受让上海蜜儿乐儿20%股权。交易前股权结构显示,上海蜜儿乐儿公司实控人为麦蔻(上海)投资中心、上海蜜乐投资中心、ADNISH SHOWROOM HOLDIN的背后股东,合计持股32.31%。上海文渤持股3.56%,为上海蜜儿乐儿三大管理层之一;广东金发拉比持股20%,为上海蜜儿乐儿三大战略投资人之一。股转完成后,上海文渤持股比例将增至23.56%。

对于上述股权转让事项,上海蜜儿乐儿方面12月27日晚向新京报记者发来一份说明称,金发拉比未来将聚焦主营业务投资,本次股份转让属于公司正常投资决策。上海蜜儿乐儿基于对所属行业持续看好以及加强公司管理层经营管控力原因,决定由公司管理层对金发拉比出售股份进行全额回购。“公司对所处行业持续看好,对国内市场充满信心,未来持续深耕国内市场战略保持不变。”

奶粉投资环境生变

资料显示,蜜儿乐儿乳业(上海)有限公司成立于2013年1月,注册资本为621.58万欧元,为丹麦有机奶粉企业Mille Food在中国地区的品牌运营方。Mille Food是丹麦农业和食品委员会和丹麦乳业协会成员,旗下品牌有麦蔻、蜜儿乐儿、MØKO、Moohko、MilleHolm等。2017-2018年初,其旗下4个系列婴幼儿配方奶粉通过中国配方注册。

根据金发拉比披露的财务数据,2017年金发拉比入股时,上海蜜儿乐儿业绩呈上升态势。2015年、2016年,上海蜜儿乐儿营收分别为5981万元、1.22亿元,净利润分别为-917万元、792万元。然而最新数据显示,上海蜜儿乐儿2020年、2021年1-10月营收分别为3.59亿元、1.35亿元,净利润分别为-1530.93万元、-1.15亿元,亏损加剧。

乳业专家宋亮分析认为,金发拉比2017年入股上海蜜儿乐儿时,我国人口出生率还未下降,国产婴幼儿奶粉消费信心有待恢复,跨国贸易发展正好,市场上只要有渠道的地方,外资奶粉铺下去就能产生销量。就母婴市场而言,奶粉是刚需且毛利最高。就政策环境而言,我国婴幼儿奶粉自2017年实施配方注册制,当时谁能率先拿到配方注册,就相当于拿到市场的黄金入场券。结合自身母婴渠道资源,金发拉比当年入股蜜儿乐儿是有信心的。

“2015年-2016年,做能源的、做地产的甚至殡葬行业的,都想入局婴幼儿奶粉市场,我接触到的场外资本就有6-7家,可见当时的火热程度。今天,所有市场条件和环境都变了,人口出生率下降,国产奶粉崛起,外资奶粉不好卖,疫情对海外产品供应链体系造成很大影响。”宋亮认为,这是金发拉比抛售蜜儿乐儿股权的原因之一,而蜜儿乐儿也是众多外资奶粉品牌的一个缩影。据他统计,2021年有退出中国市场迹象的中小外资奶粉品牌约有21个。

除中小品牌外,惠氏、美赞臣、雅培、美素佳儿等外资大品牌近两年在华业绩表现也较为低迷,纷纷调整市场策略。其中,惠氏通过推新和渗透三四线市场来稳定市场份额,利洁时在经历战略复核后将美赞臣大中华区业务出售给春华资本,菲仕兰近期也宣布对美素佳儿业务进行战略复核。

“劳燕”分飞道路不同

受人口出生率下降等影响,身处母婴用品行业的金发拉比日子也不好过。2017年,金发拉比通过入股上海蜜儿乐儿、设立汕头市拉比文化教育咨询有限公司等,布局妇婴童相关产业,试图打造“母婴生态圈”,然而实际业绩却呈下降态势。2018年-2020年,金发拉比营收分别为4.54亿元、4.38亿元、3.13亿元,净利润分别为3951.28万元、4660.35万元、3260.1万元。

2020年,金发拉比在年报中提出打造“母婴产品+医疗、医美服务”的新业务模式。2021年4月,金发拉比以2.37亿元投资大湾区连锁医美公司广东韩妃医美。沙利文相关资料显示,中国医疗美容市场规模自2014年起维持年复合增长率23.6%的增速,预计行业收入规模截至2023年将达3601亿元。相比之下,今年上半年我国奶粉自产、进口量都在下降。业内认为,金发拉比弃奶粉而投医美,体现的正是资本的逐利性。

同样求变的还有蜜儿乐儿。早在2020年进博会期间,上海蜜儿乐儿相关负责人就曾在接受新京报记者采访时表示,出生率下降、二胎红利普惠期快速转入结构性增长期、婴幼儿奶粉市场整体容量变小等,均是造成如今中国奶粉市场竞争激烈、打价格战、企业业绩下降的原因。婴幼儿奶粉已进入疫情后的大变局时代,对市场、消费、模式、产业链、产业生态、秩序等方面形成多重冲击。

对此,蜜儿乐儿基于大数据工具和调研数据采取了多项举措。2020年,Mille Food推出儿童配方奶粉,与北欧有机辅食品牌Semper(森宝)签署战略合作协议,扩大在华业务版图。2021年,Mille Food旗下新品牌future krop“植未来”亮相第四届进博会,布局国内植物基饮品市场。

上海蜜儿乐儿方面向新京报记者透露,针对婴幼儿奶粉市场,近两年公司经营状况受婴幼儿奶粉行业市场环境影响确实遭遇了一定困难,但没有金发拉比股权出售公告中描述得那样严重。针对婴幼儿奶粉业务。公司现已聘请新的操盘手,更换了部分经销商,下一步重点是加强渠道的控货稳价,同时“理性地”加大门店扶持力度。

宋亮认为,中国婴幼儿奶粉市场的特点是品牌和产品多样化,小众品牌仍有生存空间,但方向和路子要走对。对于蜜儿乐儿来说,首先要解决的问题是建立良好的激励机制,做好在中国市场的业务定位,真正做好一个大单品,没必要搞多品牌和多品类策略。“相比退出市场的那21家中小外资奶粉品牌,蜜儿乐儿最起码组织框架还在,企业还在投入,还要做事情,我认为还是有机会的,‘活下去’问题不大,做大有一定难度。”

免责声明:本文系转载,版权归原作者所有;旨在传递信息,不代表快消品网的观点和立场。

(0)
上一篇 2021-12-29 17:00
下一篇 2021-12-30 13:01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