速冻热潮退去,提价能否挽救“搁浅”的海欣食品?

当疫情带来的速冻食品采购热潮逐渐退去,主攻速冻鱼糜制品的海欣食品“搁浅”,业绩急转直下至亏损状态。为提振业绩,海欣食品在11月、12月先后实施了产品提价、高管调薪等系列措施。

业内人士分析,消费需求升级、成本上涨、规模效应不强等都是影响海欣食品业绩变脸的原因。提价等措施只是短期权宜之计,企业想要长期提振业绩,本质上还是要跟上市场转型的步伐,提升产品品质、拓展消费渠道,同时通过完善产能和业务多元性等增强综合实力。

调薪、提价提振业绩

与2020年净利润暴增938.32%相比,海欣食品2021年业绩判若云泥。2021年上半年,海欣食品由盈转亏,净利润为-2402.15万元,同比下降156.40%。2021年前三季度,亏损进一步扩大,实现净利润-3668.35万元,同比下降157.82%。

海欣食品称,业绩大幅下滑是因2021年以来,部分受疫情催化的消费需求下降,公司面临外部消费环境调整、行业竞争激烈、上游成本上涨等多重压力。此外,因产能扩张,公司人员扩编,叠加去年同期因疫情享受相关社保税费减免政策导致的低基数效应,海欣食品2021年上半年管理费用同比增长29.72%。

2021年12月24日,海欣食品总经理滕用严、财务总监郑顺辉、 副总经理兼董事会秘书张颖娟为提振全体员工信心,自愿提出降薪。在2021年薪酬基准上,滕用严薪资将调减52%、郑顺辉薪资将调减19%,张颖娟薪资将调减11%。

12月31日,海欣食品证券部工作人员告诉新京报记者,目前降薪仅限于高管层面,基层员工薪酬暂时没有变化。2022年,公司其余董事、监事、高管的薪酬体系后续也会参照本次高管薪酬调整方案,进行整体下调。

除降薪外,海欣食品也在通过价格调整等方式提振业绩。新京报记者注意到,2021年年末,受原材料、人工、运输、能源等成本持续上涨影响,速冻行业纷纷出现“涨价潮”。速冻上市公司安井食品、海欣食品、三全食品先后宣布自11月1日、11月3日、12月1日起对部分速冻鱼糜制品、速冻菜肴及速冻米面制品的促销政策进行缩减或对经销价进行上调,调价幅度为3%至10%不等。

广发基金曾分析称,食品饮料企业通过涨价的契机,可以理顺出厂价、批发价以及终端零售价,保证经销商和终端销售网点的盈利空间,能有效提振采购积极性。其次,涨价可以直接缓解企业成本上涨的压力,提振盈利能力。“许多食品饮料企业面临着相对较低的经营业绩基数,随着涨价后成本压力缓解,叠加可能的需求改善,预计业绩弹性可能在2022年二季度开始体现。”

产品升级、渠道拓展是关键

高管自愿降薪和产品提价是否能挽回海欣食品的亏损?中国商业联合会专家委员会委员赖阳向新京报记者分析,员工降薪一般是公司在资金上遇到了压力,高管肯定要先以身作则。不过,降薪、提价并不能从根本上改善企业经营,只是一种短期的权宜之计。企业想要长期获得良好的业绩扭转,关键不在于“提价”而是“提质”,提升产品创新和研发。此外,在云消费时代,很多消费行为已转到网络端,传统渠道消费下滑,所以企业在销售渠道上也要进一步升级创新,探索更好的推广推销方式。

对此,海欣食品在2021年半年报中也提及,终端消费渠道和结构变化较大是公司业绩波动的主因。一方面,以商超等为代表的现代渠道购物人次减少,且参与竞争的品牌和产品增多,致使海欣食品在现代渠道销售收入大幅下降36.79%,收入占比由去年同期的32.18%下降到本期的19.72%。另一方面,社区团购等新型消费业态在上半年的竞争中多以低价产品抢占市场,致使海欣食品中高端产品占比由上年同期的33.90%下降到本期的30.65%,平均吨销售单价下降9.64%。

赖阳认为,价格战并不适合消费升级需求。目前,消费者对速冻产品的需求依旧还有增长潜力,对速冻产品品质也有了更高要求,比如希望得到更纯正的鱼肉做的鱼丸、更纯正肉食做的牛肉丸等。“消费者可以接受更高的价格,但是不会接受更低的品质。”市场转型过程中,如果企业没有及时对产品进行升级调整,可能会影响发展。

就实现产品升级和渠道建设的具体举措,12月31日,海欣食品证券部工作人员回应新京报记者称,日常工作都在推进,具体情况以对外信息披露为准。而通过海欣食品12月在深交所互动平台对投资者的回复可知,目前,海欣食品已推出了芝心虾球、陈皮牛肉丸、芝士香肠等多个新产品,同时将继续现代、流通、特通、电商全渠道销售网络布局,加速市场下沉和区域扩张,逐步改善销售业绩和盈利水平。

规模不完善存在掉队风险

如果说降薪、提价是解决短期业绩上的燃眉之急,长期来看,海欣食品还面临着业务多元性不足、产能仍需提升等问题。

新京报记者注意到,2020年速冻食品增长爆发期过后,行业业绩增速冷却,海欣食品出现深亏,但与其业务相近的安井食品仍可盈利。有业内人士指出,这样的情况一方面是双方体量有差距,另一方面也是因为海欣食品业务的多元性还不足。

或意识到业务单一性风险,海欣食品近两年开始尝试涉猎其他领域。2020年8月,长期专注于速冻鱼糜制品的海欣食品宣布出资2196万元收购速冻面点企业百肴鲜61%股权。海欣食品认为,该投资有助于其快速进入中高端速冻面点市场,同时公司可借力百肴鲜现有便利渠道和餐饮特通渠道,扩大相关渠道业务量,先将部分区域作为速冻面点的生产和销售试点区,未来将进一步拓展全国市场。

不过从财报可知,海欣食品目前还未形成多元平衡的布局。2021年上半年,海欣食品86.38%的营收仍依赖速冻鱼肉制品及肉制品,速冻米面的营收占比仅4.25%。

除业务拓展外,产能建设也一度拖住海欣食品的发展。2019年年报中,海欣食品就曾提及自身存在产能瓶颈。为缓解这一问题,海欣食品当年出资4458万元收购福建长恒食品,并批准6.86亿元的投资扩产方案。同年,海欣食品出资1850万元购得浙江省舟山市普陀经开区50亩工业用地,扩产建设原材料鱼浆生产基地。2020年6月,海欣食品开始在福建省福州市马尾区租赁厂房生产速冻食品,并表示未来将用厂房租赁的形式开展生产,以便在较短时间内有效增加产能,缓解产能不足压力。

2021年半年报显示,海欣食品目前仍有连江新建年产十万吨速冻鱼肉制品项目、舟山新建原材料鱼浆工厂项目、东山腾新二期工厂扩建项目、山东新设合资公司项目、湖北新设合资公司项目处于推进中。其中连江、舟山和东山新增产能处于开工建设中;山东新设合资公司项目、湖北新设合资公司项目已完成工商注册登记手续。

值得注意的是,旺季紧缺的产能却在淡季成为业绩弊端。海欣食品指出,因2021年上半年是行业淡季,新增产能尚未完全释放,产能利用率不足,导致单位制造成本、材料成本、人工成本增加,进一步拉低毛利率。就年末产能建设与租赁情况,海欣食品证券部工作人员称,海欣食品何时结束租赁形式要看现有产能建设进度,具体需以公告为准。在建产能完工后,基本可以覆盖企业所需生产。

在中国食品产业分析师朱丹蓬看来,目前海欣食品的规模效应并不算非常亮眼,如果不完善综合实力,当速冻行业竞争整体进入到白热化时期,企业也可能会出现掉队风险。

免责声明:本文系转载,版权归原作者所有;旨在传递信息,不代表快消品网的观点和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