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向系”公司大洋世家拟IPO,四成营收靠外销藏风险

经历6年上市辅导,更换3家券商,主营远洋捕捞的浙江大洋世家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大洋世家”)近日更新招股书,拟在沪市主板上市,募资16亿元。若进展顺利,大洋世家或成为“万向系”第5家上市公司。

大洋世家表示,公司目前负债水平高,上市募资不但可以增加产能,也可以缓解短期偿债压力。而与此同时,大洋世家还有营收易受国外市场变化影响、食安问题难管控等情况需要面对。

或成“万向系”第5家上市公司

2021年12月16日,证监会官网披露大洋世家更新后的招股书,大洋世家拟公开发行股票不超过9000万股,在沪市主板上市。资料显示,大洋世家主要从事海洋食品的生产与销售和远洋捕捞业务,国际客户包含日本三菱、日本水产株式会社、新加坡三海等,国内客户包含海底捞、沃尔玛、永辉超市等。

目前,大洋世家90%股权被控股股东万向三农持有,10%被大洋投资持有。鲁伟鼎通过鲁冠球三农扶志基金控制万向三农,同时作为大洋投资的执行事务合伙人,合计控制大洋世家100%的股份,为大洋世家实际控制人。资料显示,鲁伟鼎为万向集团创始人鲁冠球之子,现任万向集团和万向三农董事长。大洋世家若顺利上市,将成为万向钱潮、承德露露、万向德农、顺发恒业后,“万向系”第5家上市公司。

事实上,大洋世家的IPO筹备之路早在6年前就已开启。2015年11月至2017年11月,大洋世家曾接受东方花旗证券上市辅导,后因上市计划调整而结束。2017年12月起,大洋世家接受国泰君安上市辅导,但因辅导时间较长,项目团队和相关受辅导人员产生变更,辅导工作在2019年12月终止,国泰君安表示,会在安排完新项目团队成员后,尽快重新申请上市辅导。2020年8月底,大洋世家再次启动上市辅导,但辅导券商已换为财通证券。

2018年-2020年和2021年上半年,大洋世家实现净利润2.41亿元、2.6亿元、2亿元、1.69亿元,主营业务毛利率为16.65%、14.81%、12.98%、14.06%。大洋世家表示,主营业务毛利率前期下降,部分原因是冷冻冰鲜水产品、超低温金枪鱼加工品和金枪鱼原鱼的毛利率下降,以及新收入准则调整;2021年上半年上升,是因毛利率较高的鱿鱼销售收入占比上升,以及金枪鱼原鱼和冷冻冰鲜水产品毛利率上升。

本次IPO,大洋世家拟募集资金16亿元,其中11亿元将投入海洋食品加工冷藏物流基地项目,5亿元用于补充流动资金及偿还银行贷款。大洋世家称,随着项目投入以及规模扩张,公司经营所需资金规模持续上升,截至2021年6月30日,公司银行借款余额为9.51亿元,负债水平较高,使用5亿元募集资金用于补充流动资金及偿还银行借款,可降低负债规模,缓解短期偿债压力,减少财务费用,提高盈利水平。

募集资金投资项目达产后,大洋世家将新增10.75万吨各类海洋生物产品的加工能力。但大洋世家也提及,因新增产能对公司市场开拓能力提出了更高的要求,若未来客户需求增长放缓,或新市场拓展不畅,也可能出现募集资金投资项目投产后产生销售风险。

营收易受国外市场变化影响

值得注意的是,大洋世家每年收入中,约四成来自外销。2018年-2020年和2021年上半年,大洋世家的营业收入分别为32.56亿元、31.58亿元、32.66亿元、19.33亿元,外销收入占主营业务收入44.36%、41.15%、42.75%、32.05%。大洋世家称,随着公司募投项目的投产,出口规模在未来可能会进一步增加。

食品产业分析师朱丹蓬向新京报记者分析,四成业务在国外的企业经营风险会更高。“未来两年内,世界范围内的疫情还是会对行业产生影响,企业如果对整个产业链完整度的可控性不高,叠加复杂的不确定因素,可能会影响未来发展。”

除疫情影响外,新京报记者注意到,大洋世家在国外市场的经营还会受到贸易政策、关税水平的影响。如2018年中美贸易摩擦升温后,美国提高进口关税比例,大洋世家主要销往美国的冻煮金枪鱼鱼肉亦在加税清单中。对此,大洋世家表示,目前正通过开拓市场,减少中美贸易摩擦对公司经营业绩的影响。但如果未来进口国家或地区的贸易政策发生调整,或国际贸易市场格局产生改变,可能对公司的出口业务造成不利影响。

外销过程中,大洋世家还存在部分产品销售市场集中风险。其中,2018年-2020年,大洋世家直接销售给日本市场的收入占主营业务收入的11.22%、11.90%、10.53%。大洋世家认为,日本是全球重要的超低温金枪鱼消费市场,公司超低温金枪鱼主要销往日本。虽然大洋世家与日本三菱长期、稳定的合作关系一定程度上保证了超低温金枪鱼销售的稳定性,但如果未来大洋世家产品在日本市场竞争力下降,或日本市场对超低温金枪鱼的需求量下降,同时如果公司未能及时开拓新的市场,将影响盈利能力。

多批进口产品因食安问题未准入境

业绩存在风险的同时,近两年,大洋世家和旗下公司多次被检出食安风险。2020年2月,大洋世家旗下上海大菱因自制销售的冷食类海鲜色拉抽检不合格,且存在未向许可登记机关变更登记,擅自改变经营项目“热食类食品制售”的情形,被上海市浦东新区市场监管局没收违法所得700元,罚款2万元。同年10月,因浙江大菱杭州分公司使用超过保质期的海苔制作销售寿司,被杭州市拱墅区市场监管局处以1.5万元罚款。此外,同年3月9日,上海大菱因在其经营的官网产品详情页描述涉及疾病治疗功能的广告内容,违反广告法,被上海市杨浦区市场监督管理局责令停止发布违法广告,并处以1万元罚款。

就大洋世家本身而言,海关总署每月全国未准入境食品化妆品信息显示,2021年1月,大洋世家1批次进口自日本的185千克红金眼鲷,因甲基汞超标未准入境;7月,大洋世家进口自日本的1批次128.3千克红金眼鲷,因寄生虫未准入境;8月,大洋世家进口自阿根廷的2批次共26.996吨冻鱿鱼头,因包装不合格未准入境。

本次招股书中,大洋世家也提及食品安全问题存在许多不可控性,“虽然公司建立了全产业链质量控制体系,但产品质量仍不可避免地受限于原材料供应、供应商生产能力、运输过程及气候环境等因素的影响,无法完全避免一些不可预见因素导致产品质量出现问题的风险”。

朱丹蓬认为,从事进出口贸易的食品企业会面临更严峻的食安风险。其物流程序的复杂性会增加各个环节食安管控的难度。就整体发展而言,即便顺利上市,食品安全也会一直是此类企业的风险。

围绕筹备6年才冲刺IPO的原因、如何抵御外销业务背后的国际市场变化风险、如何加强进出口食安管控等问题,2021年12月31日,新京报记者依据招股书信息多次致电大洋世家,截至发稿,电话尚未接通。

免责声明:本文系转载,版权归原作者所有;旨在传递信息,不代表快消品网的观点和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