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猪期货周岁观察:正面遭遇猪周期下行“大考”

2022年1月8日,我国首个畜牧期货品种和活体交割品种——生猪期货上市一周年。2021年恰逢我国生猪现货市场的下行周期,价格下跌、养殖端亏损严重,生猪期货正面遭遇猪周期下行考验。业内人士普遍认为,虽然目前大型规模养殖企业的参与程度仍有限,但生猪期货在抵抗价格波动风险、保障养殖利润方面确实起到了积极作用。

正面遭遇猪周期下行“大考”

“生猪期货上市这一年,也正好是生猪价格下跌严重的这一年。”一位上市猪企的相关负责人对中国商报记者表示:“几乎每家养殖企业都成立了期货团队,但亏损是2021年养猪业的常态,据我了解,还没有谁凭借期货补平了亏损,大家仍在摸着石头过河。”

2021年1月8日,生猪期货在大连商品交易所(以下简称大商所)挂牌上市。截至2022年1月7日,生猪期货累计成交量616.69万手,成交额1.74万亿元,日均持仓6.08万手,LH2019和LH2111两个合约共交割54手。生猪期货刚上市之时,部分养殖企业曾对生猪期货的认识仍停留在“为生猪价格下跌托底”。目前,企业对生猪期货的认识愈加趋于理性。

牧原股份相关负责人对中国商报记者表示,公司作为自繁自养生猪养殖企业代表,依据自身出栏计划及养殖成本,合理设计套期保值方案,并基于市场行情研判,在生猪期货各合约上进行套期保值交易。公司在LH2109合约共交割7手,其中牧原股份(分库)交割4手仓单,1手车板,湖北钟祥牧原交割2手仓单。总体看,套期保值多以试探性的方式进行参与,占养殖比例还比较小。

新希望集团相关负责人也坦言,这一年,公司负责生猪期货的团队也在根据市场行情研究、操作相关业务。但生猪行业整体行情不太理想,在期货市场的盈利情况还有待长期观察。

据相关数据统计,2021年,生猪价格下行,现货全年跌幅约55%,期货跌幅约47%。现货期货双双下行的主因是基本面供求失衡。“从业者是希望现货市场上亏的钱能从期货市场上再赚回来,但2021年的生猪现货市场行情有些复杂,期货市场的规律更有些难琢磨,大家也在谨慎试探。”上述上市猪企相关负责人表示。

正向引导作用仍占上风

生猪期货上市一年来,市场成交、持仓稳步增加,生猪规模养殖企业在积极参与,中小养殖户更青睐“保险+期货”项目。根据相关数据,目前,共有2500多家单位客户参与期货交易和交割,90余家养殖企业申请了套期保值资格。牧原股份、巨星农牧等10余家上市公司发布公告表示计划利用期货市场辅助经营,生猪养殖前20家龙头企业中,已有19家向大连商品交易所提交了交割库申请材料,11家成为生猪期货交割库。

上海钢联农产品事业部生猪分析师李明对中国商报记者表示,生猪期货上市一周年以来,体现了期货市场自身的特点,基差率在基本面和情绪的带动下不断变化,收敛性有时会超出预期,出现分歧的直观解释就是预期和现实之间的认识矛盾,价格的波动并非受单一原因的影响,其本质是供需面发生了变化。收敛性较差时,要注意到当下基本面的某些变化可能会对未来供给产生影响,判断是供给透支、补栏节奏、产能净化或是修复等原因造成了预期价格发生变化,这将有利于企业对于未来的利润、产能、价格做规划布局。

“2021年一季度之后,生猪价格持续下跌,养殖利润不断缩水。越来越多的企业通过参与生猪期货,将部分养殖成本和利润锁定,并且产生了一定的盈利。总体看,生猪期货无论是从风险预警还是规避风险来说,都对于行业起到了正向引导和正向回馈的作用。”李明说。

永安期货股份有限公司义乌营业部总经理李汪洋告诉记者:“生猪期货价格每天都是公开的,行业内外的人不需要去猜价格,企业可以更直观地看到价格的波动,思考如何去抵御风险、如何通过期货市场上的套期保值去锁定利润。我们很多企业客户能利用合作套期保值、‘保险+期货’、生猪饲料的利润锁定、场外期权定制化服务等多元化风险管理综合服务方案,切实解决企业在生产经营中遇到的问题。这也是生猪期货这个金融工具为生猪产业链上下游企业稳健经营提出的新的解决方案。”

“任何新鲜事物都会对市场产生影响,何况生猪期货的研发有着近20年的基础,思路、设计到上市完全贴近现货,是第一个活体交割的期货品种,期现结合程度高。这也就对企业的定价产生了积极的影响,通过不断认识和理解,生猪期货带来的便利和规避的风险能力发挥作用,随着更多的产业进入,生猪期货得以在产业链内得到应用,随着市场的整体参与度与有效性在不断提升,企业的视角和关注点也得到不断拓宽和启发。”李明说。

如何用好生猪期货这个金融工具

这一年中,确实有生猪养殖企业利用生猪期货来“稳价”。中粮家佳康食品有限公司董事长江国金表示,中粮家佳康积极参与生猪期货,通过卖出套保规避经营风险,是直接受益者。

南凌志羽贸易有限公司总经理董斌川也对中国商报记者坦言,其在现货市场上做屠宰和育肥赔了5000至10000元,但在期货市场上又赚了超过10000元。另外,通过生猪期货的价格变动,也能衡量其生产经营风险。

“这一年,生猪期货的价格发现和套期保值两大基础功能得以显现,对行业起到正向引导作用,也对企业探寻市场预期和规避价格风险发挥了相应的作用。”李明说,生猪期货对于不同规模的企业来说,起到的作用大同小异,都能起到价格发现的作用,不同点是参与的难易程度与套保操作的熟练度。越是规模化程度高的企业,参与程度与套保操作越容易,因为期货有保证金制度,对现金流有要求;其次生猪期货有多个合约,从期限结合来讲更利于规模化程度较高的企业参与。

业内人士认为,上市这一年,尽管期货市场本身存在风险,但是生猪期货在一定程度上缓解了剧烈波动的“猪周期”带给从业者的风险。李明认为,在2021年一季度后,市场对于非洲猪瘟疫情的误判,忽略了在高利润刺激下的产能快速修复,价格走势与预期分化明显;在生猪价格不断下行过程中,行业养殖利润不断缩水直至跌破成本,在期货上出现四次探底继续下行的表现,基于生猪产能的去化不深,盘面几次纠正底层逻辑。底层逻辑在生猪期货上得到印证,企业在考虑现货市场变化的同时,也不能忽略期货市场的运行逻辑,相互结合才能给企业带来客观的反馈和逻辑的及时纠正。

“在某些时间节点上的期现价格走势分化会对企业产生误导,这时可以适当进行期货逻辑的宣传和指导,以免在极端行情下,企业对生猪期货产生不必要的隔阂。另外对于体量大的企业也面临着巨额养殖现金流和高保证金的双重压力,限制了其参与程度,在参与上面如果能适当降低保证金,会增加生猪期货的活跃度,也可以尽可能多的参与套保,整体市场的有效性将能得到进一步提升。”李明说。

免责声明:本文系转载,版权归原作者所有;旨在传递信息,不代表快消品网的观点和立场。

(0)
上一篇 2022-01-07 17:00
下一篇 2022-01-10 13:00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