去年食用油价格涨幅跑赢原油 今年上半年或维持高位

近日,市民刘女士在囤年货时发现,食用油价格比之前上涨了不少。为此,记者走访了解到,目前市面上部分食用油价格较此前有大幅增长;受进口原材料价格上升影响,厂商面临经营利润挤压与提价困境。

根据联合国粮农组织的统计,包括棕榈油、大豆油、葵花籽油等在内的多种植物油的价格,2021年较2020年水平上涨65.8%,跑赢原油50%的涨幅。业内人士预计,食用油价格2022年上半年或仍将维持高位,若2022年步入下行通道,由此产生的时滞效应将放大国内食用油企业的盈利能力,利润弹性或将逐步释放。

记者年货市场直击: 部分食用油产品售价仍有上涨

1月18日,记者走访了解到,当前市面上在售的食用油主要包括大豆油、花生油、菜籽油、玉米油、茶籽油等。在某线上买菜App上,一款5L的鲁花5S压榨一级花生油售价169.9元,一款5L的金龙鱼大豆油售价为65.9元,一款规格为5L的多力葵花籽油售价88.8元。

记者走访时注意到,临近过年,为迎合顾客新春囤年货的需求,超市纷纷开启了备货、促销模式,但因原料上涨,部分食用油产品售价相应有所提高。据家乐福相关负责人介绍,一款5.436L的胡姬花古法花生油,现售价154.9元/桶,同比去年增长1.91%,同比前年增长14.74%,涨幅下降12.83%。

“目前我们两款店内人气较高的单品——现售价99.9元/桶的3.68L鲁花5S压榨一级花生油、售价69.9元/桶的4L福临门浓香花生油,价格同比去年都没有增长。”家乐福相关负责人表示。

根据联合国粮农组织的统计,2021年全年,粮农组织植物油价格指数平均为164.8点,比2020年上升了65.4点,即65.8%,创年度历史新高。这不仅是该机构统计的主要食品类型中涨幅最大的,也是有统计以来,植物油价格出现的最大年度增幅。

进口油葵价格几乎翻倍 厂商慎言提价

肖政是国内一家葵花籽油小型企业的老板,公司从事葵花籽油的生产和加工,日常榨油所需的油葵主要从哈萨克斯坦进口。过去一年,受全球疫情持续蔓延的影响,大宗商品大幅涨价,进口油葵的价格也在不断刷新高。

“往年进口油葵的价格大概在3300~3400元/吨,从2021年开始,我们发现油葵价格上涨很快,目前已经达到了5800元/吨,几乎翻倍。”肖政告诉记者,即便如此,公司依然选择从国外进口油葵,因为国内油葵的价格更高。由于种植成本高,2021年9~11月,国内油葵的价格大概在7300元/吨,目前虽有一定的回落,但依然维持在6600元/吨的高位。

上游原材料价格高企,直接影响了企业经营利润。肖政告诉记者,过去生产1吨葵花籽油利润大概在2000元,现在利润却大幅削减。“公司作为小型企业,以直销为主,由于产量小、利润薄,目前还没有提价计划,担心一旦提价,下游市场不接受,销售成困难。”肖政表示。

记者注意到,大多食用油厂商在做出提价决策时都较为谨慎,更倾向于综合运用多种手段控成本、保利润。此前,金龙鱼在接受机构调研时表示,公司会根据各个品种的行情、市场竞争力、消费力等多方因素综合考虑后决定是否调整价格以及调整的幅度,相对比较谨慎,除了调价之外,也会通过调整促销力度、费用投入等来进行调价。

1月14日,苏垦农发在投资者互动平台表示,公司食用植物油的研发、生产和销售业务由控股子公司金太阳粮油运营,金太阳粮油一方面在现货市场尽量采取低位购入等方式降低原材料成本,另一方面探索运用期货套期保值等方式,对冲原材料短期价格大幅变动的风险。同时不断提高生产加工水平,努力提升生产端的成本控制能力。

上游减产、费用增加 食用油市场供求紧张

对于油脂板块上涨的主要原因,业内认为,主要受自然灾害、疫情和物流因素导致的供应紧张。

暨南大学投资咨询(研究)中心主任、教授刘金山认为,疫情发生以来,世界各国中央银行释放了巨量的“货币之水”流向期货市场,推高了农产品期货价格,由此传导到现货市场价格上升,导致粮油等食品类价格上升。

与此同时,自2021年7、8月份后,全世界包括我国都出现不同程度汛期,自然灾害频发导致农产品上游的生产环境出现问题,进而导致农产品供应量减少,期货市场的炒作。此外,流通费用急剧上涨也是食用油价格上涨的原因之一。“全世界的粮油的主产区和主销区不一致,这就意味着食用油原材料面临着从‘产地到餐桌’的漫长运输。2021年以来,全球整个运费上涨很快,带动食用油原材料产品价格上涨。”刘金山表示。

从市场供求角度来看,中商产业研究院报告显示,2016~2021年中国精制食用植物油产量呈波动下降态势,从2016年的6908吨下降至2020年的5476吨。其中,2021年1~7月中国精制食用植物油产量仅为2764万吨,累计同比下降1.9%。

拐点虽至 食用油价格今年上半年或维持高位

根据联合国粮农组织发布的最新数据,粮农组织植物油价格指数去年12月平均为178.5点,从最近的纪录高点下降了6.1点。该指数的下降,主要是受棕榈油和葵花籽油价格走弱拉动,而大豆油和菜籽油价格环比基本保持不变。

其中,去年12月国际棕榈油价格下跌,主要由于全球进口需求减弱。而受需求定量配给影响,国际葵花籽油报价走弱。相比之下,世界大豆油和菜籽油价格保持强势,分别由于以印度为主的进口需求强劲且全球供应持续紧张。

展望2022年,刘金山预计,2022年上半年,在高需求和低供给的情况下,食用油价格走势或仍然居高。

上半年是国内许多地区生产“青黄不接”的时候,由于能源成本较高,会提高温室农业的生产成本,进而传导到包括食用油在内的整个食品。2022年下半年,则需观望7~8月份的天气情况,若风调雨顺,食用油价格或逐步趋缓。

华西证券研究报告指出,其判断,原材料成本或将在2022年步入下行通道,由此产生的时滞效应将放大国内食用油企业的盈利能力,利润弹性或将逐步释放。

免责声明:本文系转载,版权归原作者所有;旨在传递信息,不代表快消品网的观点和立场。

(0)
上一篇 2022-01-18 17:00
下一篇 2022-01-19 13:00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