瑞幸咖啡债务重组完成:大钲资本成实控人,陆正耀彻底出局

1月27日晚间,瑞幸咖啡发布公告称,收到来自大钲资本牵头的买方团股权收购要约,从特定卖方购买总计383425748股瑞幸咖啡A类普通股票(“股份转让交易”)。

瑞幸咖啡表示,公司董事会及联合临时清盘人认为,该股份转让交易符合公司最佳长远利益,从而批准了交易。在收到公司同意后,由大钲资本牵头的买方团股份转让完成了交易交割,大钲资本成为瑞幸咖啡的控股股东和实际控制人。

陆正耀彻底出局

据了解,特定卖方包括处于正式清算状态的Primus Investment Fund L.P. (“Primus”)、处于清算状态的HaodeInvestmentInc.(“Haode”)和处于清算状态的Summer Fame Limited(“Summer Fame”)(上述三方统称“卖方”)。而买方团成员除了大钲资本外,还包括私募投资机构IDG资本和Ares SSG Capital Management(以下简称Ares SSG)。

值得注意的是,上述卖方由瑞幸咖啡前财务造假管理团队陆正耀、钱治亚及其家人的附属公司控制。2020年,瑞幸咖啡财务造假事件爆发后,陆正耀及造假管理层等质押的瑞幸咖啡股票因股价暴跌,价值严重缩水,被开曼法院交由指定的清盘人毕马威(KPMG)托管清算,以偿还多个金融机构的债务。此次大钲资本联合IDG资本、Ares SSG收购的,正是这部分被清算的股权。

此前有报道称,物美创始人张文中控制下的投资公司与中金、巴克莱和摩根士丹利等陆正耀债权方企业接洽,要求“终止清盘程序”,并提出收购被执行清盘程序的瑞幸咖啡股权的诉求,但该动作被物美方面否认。

随后,瑞幸咖啡推出股权摊薄反收购措施,即业内俗称的“毒丸计划”,是较常用的反收购策略之一。瑞幸咖啡的“毒丸计划”在阻止恶意收购的“野蛮人”同时,还能重点防止原财务造假管理层可能的“曲线回归”。如果原财务造假管理层“曲线回归”,很可能会引发新一轮的管理层动荡。

至此,历时一年多的瑞幸咖啡的各项债务重组画上句号。随着IDG和Ares SSG的入局,陆正耀等原财务造假管理层的股权彻底完成清算。“当原造假管理层和现在的瑞幸咖啡再无任何关联之后,瑞幸咖啡重组进程中的最大障碍得到彻底清除,投资者的利益在新的管理层的领导下有望得到最大程度的保障。”在华尔街长期关注中概股的天灏资本董事长侯晓天表示。

IDG和Ares SSG成新股东

此次交易完成后,大钲资本的投票权将提升至50%以上,成为瑞幸咖啡的控股股东、实际控制人。大钲资本表示,持续致力于支持被投公司建立可持续的商业模式、强大透明的治理体系和负责任的管理架构,将继续支持瑞幸的长期成长和发展。

此前,在2020年1月,瑞幸咖啡在股价高点时通过发行新股和可转换债券再融资9亿美元。作为老股东,大钲资本同时以42美元/ADS的高价减持套现2.3亿美元。瑞幸咖啡财务造假丑闻爆发后,2021年4月,瑞幸咖啡表示,和股东大钲资本、愉悦资本达成总额为2.5亿美元的新一轮融资协议。截至2021年5月31日,大钲资本已经持有瑞幸咖啡43.50%的投票权。随后,大钲资本通过新一轮融资进一步提升对瑞幸咖啡的持股。

本次IDG和Ares SSG入局,显示其看好瑞幸在中国咖啡市场的发展前景。

公开资料显示,IDG作为全球领先的私募股权投资机构,不仅在百度、腾讯发展早期便精准投资,近年来更是先后布局小米、蔚来汽车品牌,已成为中国创投圈的风向标之一。Ares SSG是阿联酋阿布扎比投资局旗下资产管理公司Ares Management Corporation的子公司,已在全球投资超1100家知名企业,覆盖医疗服务、消费零售等众多行业。

侯晓天说,“这类顶级机构会事先做广泛深入的尽调,只有确定瑞幸现任管理层稳定、具有长期领导潜力、同时早期造假的内部隐患已经消除等诸多因素后,这些机构才会出手。希望重组后的瑞幸有一天可以再回到包括纳斯达克主板在内的主流资本市场。”

免责声明:本文系转载,版权归原作者所有;旨在传递信息,不代表快消品网的观点和立场。

(1)
上一篇 2022-01-27 17:00
下一篇 2022-01-28 13:00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