预亏近200亿元后急“补血”,养猪巨头正邦科技的资金链稳了吗

业绩预亏近200亿元,股票连续两天跌停,养猪巨头正邦科技陷入资金链争议。2月9日,正邦科技称与控股股东签署超100亿元合作协议,或将缓解上市公司的资金需求压力。这100亿元能令陷入巨亏的正邦科技“回血”吗?

控股股东“输血”仍难令投资者满意

2月9日,正邦科技称,公司控股股东正邦集团与江西铁路航空投资签署不低于100亿元的合作协议,目前,江西铁路航空投资子公司已为正邦科技代采约8000万元的饲料,后续将在整体合作协议约定金额的基础上持续开展具体业务。正邦科技表示,此项合作将有利于解决上市公司的资金需求压力,更有利于公司应对持续低迷的市场环境。

这100亿元合作协议公布前,正邦科技在资本市场上的表现几乎令投资者“暴跳如雷”。2月7日、8日,正邦科技股票连续两天跌停,股价创2019年1月以来新低。截至2月9日停盘,正邦科技股票仍处于下跌状态。控股股东的“输血”或并未给投资者吃下“定心丸”。

有投资者向中国商报记者表示:“采用饲料代采模式或正说明了正邦科技已经没有多余的资金采购大宗粮食,只能通过国有企业以批发价从粮商手中买粮零售给公司。虽然正邦科技可以用较小的资金采购粮食,但是采购成本更高。再加上正邦科技养殖成本非常高,在当前行情下,每养一批生猪都会有巨大亏损,采用这种办法也是‘没办法的办法’。”另一位机构投资者也表示,市场对玉米、豆粕等饲料价格持长期看涨态度,这也将给养殖企业带来较大的现金流压力。

针对股票连续跌停,正邦科技回应,股票交易价格连续两个交易日收盘价格跌幅偏离值累计超过20%。经核查,公司、控股股东和实际控制人不存在关于本公司的应披露而未披露的重大事项,或处于筹划阶段的重大事项。正邦科技也表示,公司整体资金情况良好,养殖业务板块采取现销方式,生猪销售回款迅速,且生物资产变现能力强,饲料业务板块外销量稳定,可提供持续的现金流入。公司整体现金流量稳健,不存在资金链断裂的风险。公司会在保证自身现金流安全的前提下,合理安排经营计划及发展节奏。

一年“输掉”近十年盈利

根据公司公告,正邦科技预计2021年亏损182亿-197亿元,而在2020年其盈利57.44亿元。由此,市值224.65亿元的正邦科技以近200亿元的亏损数额成为目前亏损最多的上市猪企,此次亏损的数额比其2007年上市以来的合计净利润还高,这也意味着其一年“输掉”近十年的盈利。

生猪价格下跌、产能扩张速度过快是导致正邦科技亏损的主要原因。正邦科技称,公司单头生猪销售均价为16.6元/公斤,同比下降 16.1元/公斤,单头生猪销售收入下降1653元,销量的上升叠加销售价格的下降影响利润88.73亿元;公司通过外购高价母猪进行快速扩张,后又合计淘汰能繁母猪及后备母猪约220万头,亏损62亿-68亿元;公司整体产能利用率较低,造成空置栏舍折旧等损失,同时对低效及不经济的租赁场进行清退,由此造成租赁场预付租金、清退补偿、物料等损失合计约15亿元。同时,因猪周期影响,2021年生猪价格持续低迷,可变现净值低于成本,公司合计计提约12亿元;公司摊销股权费用合计约 2.8亿元。

值得关注的是,在生猪销售价格及扩张速度方面,正邦科技既不是生猪销售价格最低、下跌最快的,也不是扩张速度最夸张的上市猪企,但却是亏损最为严重的上市猪企。从2021年生猪出栏量增速上看,牧原股份扩产增幅为122.26%,正邦科技排名第二,增幅为56.14%。而从2021年12月生猪销售均价上看,除正邦科技商品猪销售均价环比上涨0.3元/公斤外,其余各大企业销售均价均下跌。其中,销售均价最高的为温氏股份,销售均价16.21元/公斤,连续两月销售均价领先;销售均价最低的为天康生物,销售均价为13.87元/公斤。

“在养猪行业,亏损还是因为没有做好成本管控”。国内某猪企负责人张立斌对中国商报记者表示:“成本降不下来、价格卖不上去,还要追求扩张速度,企业的现金流很容易出现问题。养猪业是最容易出现现金流断裂的一个行业。一年赚了钱,就投资扩张,等到投资扩张完成,行情又低谷了,这时候就拼家底了。没有大量的资金,扛不住亏损。”

低谷期稳住资金链成难题

对正邦科技来说,公司当前的资金链状况不容乐观。根据财报,截至2021年三季度末,正邦科技的负债率已经高达75%以上,控股股东及其一致行动人累计质押融资的比例已经超过80%。出栏量排名第二的正邦科技的负债率要高于同行业的温氏股份、牧原股份和新希望。同时,截至2021年三季度末,正邦科技有息负债高达223.19亿元,是其归属净资产的168.18%。

同时,作为抵押融资的一种形式,正邦科技的股权质押数量也较为可观。金融分析工具万得数据显示,正邦科技大股东股权质押数量为12.57亿股,占总股本的比例为39.94%,占其持股的比例为79.21%。此外,正邦科技采用的“公司+养殖场+结算”业务模式中,将自建养殖场提供给农场主使用,公司收取相关费用,并提供猪苗、饲料、兽药等。在农场主使用公司养殖场时,为保障正邦科技资产,其按照栏舍规模向其收取部分资金。而农场主整体运营资金主要来源于其与金融机构申请的贷款。“养猪业属于重资产行业,单个农场主贷款或难保证后续资金的稳定。”张立斌说。

“最关键的还是保证企业的资金链别断,在如今亏损严重的情况下,要靠储备现金流往里贴、适当削减规模,根据手里的资金能决定保持多大规模,这样公司能熬到周期的上行阶段。”张立斌坦言,外部的资金注入也是在增加公司的负债,减产或是最明智的选择。

目前,正邦科技或正在削减规模,适度调节扩张速度。正邦科技表示,因长江以北非洲猪瘟疫情较为严重,导致整体养殖成绩较差,猪只死亡较为严重,后续基于管理半径过大及公司整体布局的考量,北方市场规模将进一步缩减。‍

免责声明:本文系转载,版权归原作者所有;旨在传递信息,不代表快消品网的观点和立场。

(0)
上一篇 2022-02-09 15:06
下一篇 2022-02-10 13:01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