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种子酒拉华润集团“入酒局” 能否助其走出困境

金种子酒拉华润集团“入酒局”。2月16日晚间,金种子酒发布公告称,阜阳投资将转让其持有的金种子集团(金种子酒控股股东)49%股份给华润集团子公司华润战投。需要注意的是,近年来金种子酒业绩并不好看,华润集团入局能否助其走出困境?专家表示,若仅为资本注入,只能使金种子酒财务报表更好看,或者保壳更顺利,或难以改变其发展现状。

金种子酒仍陷亏损泥潭

2月16日晚间,金种子酒发布公告表示,公司控股股东金种子集团的唯一股东阜阳投资,拟以非公开协议转让方式将所持金种子集团49%股权转让给华润集团的全资附属公司华润战投。

金种子酒表示,本次交易后,公司控股股东引入重要战略股东,双方进行长期合资合作。本次交易不会导致公司控股股东和实际控制人变更,公司控股股东仍为金种子集团、实际控制人仍为阜阳市国资委。本次股权转让是央企下属子公司与地方国资企业之间的战略性重组,拟采用非公开协议转让方式,尚需获得有关部门的审批后生效。

据了解,金种子酒是2021年前三季度白酒上市公司中唯二亏损的酒企之一。数据显示,2021年前三季度,白酒行业19家上市公司中只有金种子酒和黄台酒业出现亏损,其中金种子酒净亏损1.44亿元。而在2017年-2020年,金种子酒扣非净利润分别为-250.32万元、1764.08万元、-2.28亿元、-1.14亿元,四年中有三年出现亏损。

今年1月金种子酒发布的业绩预亏公告显示,公司预计2021年归母净利润为-1.55亿到-1.85亿元,扣非后归母净利润为-1.8亿到-2.1亿元。

华润集团为何看上金种子酒?白酒行业分析师、知趣咨询总经理蔡学飞对中国商报记者表示,金种子酒曾经也是全国性名酒,虽然目前销售萎缩,但相对来说财务较为简单,资本介入成本较低,也较能掌握主动权。

天风证券食品饮料行业首席分析师刘畅对中国商报记者表示,一方面,当前优质酒企资源稀缺,华润集团此前或接触过其他酒企,可能因为条件没谈妥,最终都没有介入。另一方面,金种子酒是中低端名酒,质地还可以,符合华润集团的投资意图。诗婢家酒业研究院秘书长张皓然也对中国商报记者表示,金种子酒以中低端口粮酒销售为主,是当前为数不多符合华润集团渠道和运作方式的白酒企业。

华润集团曾两次“饮酒”

华润集团布局白酒板块的野心早已显现,在此之前已两次“饮酒”,还洽谈过很多白酒企业。

2018年,华润集团附属公司从汾酒集团处收购了山西汾酒11.45%股权,成为山西汾酒第二大股东; 2021年8月,华润集团旗下华润啤酒又以增资方式收购了山东景芝白酒40%的股权。

而在此期间,有关华润集团有意收购酒厂、洽谈多个酒厂的新闻频见报端,迎驾贡酒、口子窖等或都与华润集团有过接触。2020年,华润集团也参与过对舍得集团70%股权的竞购,但最终后者被复星系资本以45.3亿元拿下。

华润集团此前两次“饮酒”经历如今效果如何,给两大标的酒企带来了什么?张皓然认为,此前华润集团参股山西汾酒更多是资本运作,收获了一定的资本红利,但在公司经营运作上没有太大动作。

蔡学飞则认为,相对而言,华润集团入股山西汾酒和景芝白酒表现不太明显,一定程度上为两家酒企输入了一定资源,对其销售和市场表现有一定提振作用。但从长远看,华润集团没有完成战略目的,因为山西汾酒和景芝白酒股权结构比较复杂,华润集团可能一直没能完全掌握资本主动权,这对于发挥其在白酒赛道的作用有所限制,也是华润集团此次选择股权结构相对简单的金种子酒的原因。

金种子酒能否借力走出困境

那此次华润集团受让金种子集团49%股权是否有经营层面的考虑,能否助力金种子酒走出业绩下滑泥潭?对此,白酒行业分析师肖竹青对中国商报记者表示,华润集团有覆盖全国的密集销售网络和销售团队,在口粮酒市场有足够话语权,可以不断整合区域酒厂,最终装入金种子酒的壳资源中。

张皓然认为,华润集团在啤酒业务上有强大的终端销售和营销能力,能为金种子口粮酒销售赋能。蔡学飞也认为,华润集团自身拥有庞大的渠道资源,能与白酒业务实现整合,对金种子酒目前正在推进的高端化战略进行资金和渠道赋能。

不过,一位安徽的一线白酒从业人士却对中国商报记者坦言,近几年金种子酒在安徽市场表现低迷。在产品结构层面,金种子酒高档产品销量较低,尚未完成消费者培育,短期内不具备上量的可能;在市场层面,金种子酒主要依赖安徽省内市场,且近年来在皖中、皖南市场萎缩严重,短期恐难以看到复苏迹象。

一位北京地区的白酒渠道商也对中国商报记者坦言,此前复星系资本入主舍得,舍得看似在股价层面实现了高增长,但据他了解,舍得北京地区终端销售改观不大,或受此前爆雷事件影响较大,消费者购买热情不高。复星系资本入局的金徽酒也主要享受到资本市场的红利。可见,资本大鳄对白酒标的市场终端层面的刺激很难实现。

白酒行业分析师、中原基金董事晋育锋对中国商报记者坦言,华润集团作为大型央企,业务涉足医药、建材、啤酒、饮料、商业连锁等领域,在大消费领域积累了品牌、资金、渠道等方面的特殊资源。但啤酒、饮料、白酒等终归是不同的产业,渠道资源只能部分协同,而连锁超市渠道又不是白酒的主战场。目前来看,华润集团的资金、品牌、渠道优势在白酒行业都没有得到发挥,真正要实现各业务板块的战略协同需要时间。

白酒行业分析师、融泽咨询总经理刘晓威对中国商报记者表示,金种子酒近年来业绩持续下滑的主要原因是战略方向的摇摆和经营管理团队的流失。此次资本入局,伴随着经营管理团队的注入和经营战略的清晰规划与执行,金种子酒扭转亏损现状还是有希望的。

免责声明:本文系转载,版权归原作者所有;旨在传递信息,不代表快消品网的观点和立场。

(1)
上一篇 2022-02-18 11:02
下一篇 2022-02-18 13:00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