进口量高速增长,威士忌市场是否处在爆发前夜?

伴着轻盈的爵士音乐,幽暗的灯光,坐在一张靠窗的小桌旁,看着窗外都市霓虹闪烁,摇晃着水晶玻璃杯中深色的酒体,轻轻送入口中…这种场景,正是不少都市年轻人,对于时下酒吧的最直观印象。而在这种颇具慵懒与时尚气质的氛围中,威士忌无疑是主角之一。

随着年轻消费群体崛起,以一二线都市青年为代表的年轻客群对体验式消费的追捧,让威士忌这一品类一改过去默默无闻的状态,迅速在中国市场扩展开来。

新京报记者近期在苏格兰威士忌协会 (SWA)网站注意到,该网站2月中旬发布的数据显示,中国市场增长迅猛,在金额上已超越德国、日本、西班牙等市场,跻身苏格兰威士忌前五大出口目的地行列。

除了苏格兰威士忌进口量的高速增长,日本威士忌在国内也受到欢迎。另外,一些国内酒企也正在加速布局威士忌产业,在酒水消费日趋多元化的中国市场,威士忌到底有着怎样的前景?

进口量快速增长

具体来看,2021年苏格兰威士忌对中国大陆的市场出口额为1.98亿英镑,同比增长84.9%。而美国市场同比增速为8%、法国市场同比增速为3%、新加坡市场同比则下降了14%。

有分析认为,对于苏格兰威士忌酒商而言,尽管目前中国大陆在总进口量上较前两位的美国与法国仍有差距,但较高的增速决定了苏格兰酒商无法忽视中国市场的潜力。

中国市场的潜力,还体现在总进口量的增速上。

根据海关总署近期发布的数据,威士忌酒商品从2021年1月到12月的进口量约为3028万升,合人民币29.97亿元。而在2020年1到12月,威士忌酒商品的进口量约为2104万升,合人民币16.64亿元。短短一年,威士忌进口有超过900万升的增量。

进口量高速增长,威士忌市场是否处在爆发前夜?

2021年1-12月威士忌酒进口量及金额。

即使考虑到2020年因新冠肺炎疫情,给终端消费市场带来的不利影响,与2019年的进口数据对比,中国威士忌市场的上升势头依然可观。数据显示,2019年1-12月,威士忌酒商品的进口量约为2158万升,合人民币14.39亿元。

从上述数据还可以发现一个重要信息,即2019年尽管进口量略高于2020年,但金额数据却要比2020年少2.25亿元。这也意味着,进口威士忌的均价在提升。有观点认为,即使考虑成本提升等因素影响,也不难看出我国进口威士忌不仅在量上有所提升,在质量上也有了长足的进步。

客群更为年轻化

事实上,威士忌越来越频繁地出现在爱酒人士的视野中,除了进口数据的直观体现,在日常消费场景中,年轻消费群体正日益成为威士忌这一品类在中国市场发展的关键,尤其是以威士忌作为基酒调制鸡尾酒,并配合特定主题的氛围、音乐等元素经营的酒吧,成为威士忌在年轻客群中得以推广的重要力量。

2月26日晚间,在位于大兴区高米店附近的某私人定制酒吧,新京报记者感受到了这类酒吧对年轻人的吸引力。记者随机向店内消费者询问到店消费的原因,总结下来主要有三个要素:让人放松的环境和音乐、烈度较低,容易入口的鸡尾酒产品以及更适合个人需求的私密社交空间。而店员在与记者交流过程中也表示,目前来店内消费的顾客,少有大规模团队,多是两三人的密友,或是独自消遣。

这也让大量作为鸡尾酒基酒存在的威士忌,以更具备个性化、时尚化的形象出现在年轻人的视野当中,并逐步培养起一批愿意尝试威士忌的消费者。

有行业人士告诉新京报记者,在宴请、礼赠等场景,白酒拥有绝对强势的地位;但在更具备年轻化、个性化的消费场景中,白酒似乎已经被威士忌压住一头。在一二线城市,威士忌的能量在以个体为单位的消费场景中,以及更具备私密性的小规模社交场景中有较多发挥。尤其是在酒吧等被年轻群体视为时尚与休闲放松的场景内,威士忌出现的频率,远高于白酒。

新京报记者在大众点评APP上,以威士忌为关键词进行搜索,能得到约4792个结果,若将搜索关键词定为威士忌酒吧,依然有1890个结果。在这些威士忌酒吧中,除了包含了威士忌产品的纯饮服务,更多是以威士忌为基酒的花式鸡尾酒产品。而当以白酒为关键词进行搜索时,出现了3291个结果,若以白酒酒吧为关键词进行搜索,则仅有419个,远少于威士忌酒吧。

突出的“日威”产品

威士忌在中国市场的热度不仅仅停留在街头。在投资品市场,日本威士忌的热度让部分精品威士忌“一瓶难求”,更让部分优质日本威士忌生产商开启大幅度价格调整。

此前,烈酒巨头宾三得利(Beam Suntory)旗下的三得利烈酒公司发布公告,表示为了维持产品稳定供应,对部分产品实施价格调整,实施时间从2022年4月1日起开始。

新京报记者在该公司发布的涨价商品名录中注意到,多款在华具有较高知名度的日本威士忌品牌有5%到28%不等的涨幅。其中响30年、响21年、山崎25年、山崎18年、白州25年、白州18年等年份高、投资者收藏意愿高的产品,涨幅均达到了28%。

从三得利方面给出的涨价原因看,该公司认为近年来威士忌酒市场在国内外持续扩大,为了满足需求,公司一直在积极地进行蒸馏锅和贮藏库的增设与设备投资。但是,一部分商品现在仍然无法满足客户的需求。

事实上,从中国市场进口的日本威士忌增长情况也可以从另一个角度印证三得利口中的“无法满足客户需求”。

新京报记者从海关统计数据在线查询平台了解到,2019年日本威士忌进口量达到72万升,金额合人民币约6970万元;2020年进口量为118.7万升,金额合人民币1.73亿元、2021年国内日本威士忌累计进口量则达到184.8万升,金额合人民币3.3亿元。

国产化前景待考

相对于日本威士忌以及苏格兰威士忌的高热度与高增长,国产威士忌显得颇为低调。行业人士指出,威士忌在中国并非主流品类,其关注度近几年刚有提升,因此无论是企业数量还是生产规模,无法与进口威士忌比较。但进口量暴增,也让中国业者尝试从中挖掘到介入烈酒领域的机会。

百润股份早在2019年就已计划进入威士忌市场,并在2019年年报中提及2020年布局并推进烈酒全产业链建设等内容。到2021年11月19日,百润股份回答投资者提问时表示,公司“伏特加及威士忌生产建设项目”已基本建设完成,“烈酒(威士忌)陈酿熟成项目”与“麦芽威士忌陈酿熟成项目”的建设工作目前正有序推进。

根据百润股份的说法,对麦芽威士忌陈酿熟成等项目的投资,将推进公司国产威士忌系列产品酒的产业布局,进一步优化公司的产品结构,增强公司核心竞争力和盈利能力。

怡园酒业此前也宣布以1500万港元收购万浩亚洲有限公司100%股权,万浩亚洲持有福建德熙100%股权,主要从事威士忌贸易,以及通过位于福建省的威士忌生产工厂酿制威士忌。怡园酒业的举动,被业界视为怡园酒业跨入烈酒领域的第一步。

威士忌这一品类,似乎成为低度酒类生产企业,跳过白酒,跨入烈酒生产领域的重要选择。

而国际大厂也纷纷加码中国。2021年11月,帝亚吉欧在中国的首座麦芽威士忌酒厂,洱源威士忌酒厂在云南正式宣布破土动工。据称,该项目投资额约为7500万美元,约合人民币为5亿元。另一巨头保乐力加,同样在2021年11月宣布,其位于四川省峨眉山的叠川麦芽威士忌酒厂揭幕。这也是首个由国际烈酒与葡萄酒集团在华投资兴建的麦芽威士忌酒厂。保乐力加更计划在十年间为叠川麦芽威士忌酒厂投资10亿元人民币。

值得注意的是,白酒巨头也曾尝试与国际大厂合作,试水威士忌领域。洋河股份此前与帝亚吉欧签署战略合作协议,联合成立江苏洋河帝亚吉欧酒业有限公司,并发布双方携手打造的首款中式威士忌新品“中仕忌”。

业内人士表示,国际国内酒业巨头密集加入战局,是一个明确的信号。在酒水消费日趋多元化的中国市场,提前布局既是“押宝”威士忌这一品类在未来具有长期发展价值,更是分散企业风险。尤其对国内酒水企业而言,在白酒、葡萄酒等品类总体产量增长乏力的情况下,威士忌不失为一个新的增长点。

免责声明:本文系转载,版权归原作者所有;旨在传递信息,不代表快消品网的观点和立场。

(0)
上一篇 2022-03-02 15:04
下一篇 2022-03-03 13:03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