连续亏损,险被“戴帽”,青海春天“听花”后又要“读花”

4月25日晚,青海春天药用资源科技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青海春天)正式公布了2021年年度报告,青海春天实现营收1.28亿元,同比微增2.82%,但报告期内青海春天实际净亏损2.49亿元,自2020年以来已连续净亏损2年。

险遭退市风险警示

连续亏损,险被“戴帽”,青海春天“听花”后又要“读花”

2021年,青海春天实现营收1.28亿元,同比增长2.81%,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净亏损2.49亿元,2020年青海春天则实际亏损3.20亿元。

另外,今年1月青海春天曾发布《2021年度业绩预亏暨风险提示公告》,青海春天曾在公告中提示称,公司预计2021年扣除非经常性损益前后的净利润均为负值,若最终经审计的公司2021年度扣除与主营业务无关的业务收入和不具备商业实质的收入后的营业收入低于1亿元,按照规定公司将被实施退市风险警示。

而根据2021年年报数据,报告期内青海春天扣除与主营业务无关的业务收入和不具备商业实质的收入后的营业收入为1.15亿元,勉强超过1亿元,因此春海春天暂时勉强避开了“戴帽”风险。

虫草业务毛利率仅3%

青海春天曾被称为“虫草第一股”,冬虫夏草营收曾一度占据青海春天总营收的90%以上,2016年,原国家食药监总局发布《关于冬虫夏草类产品的消费提示》,称如果长期食用虫草会导致砷的过量摄入,可能带来健康风险。同年,原国家食药监总局还提前终止了原计划开展5年的冬虫夏草用于保健食品的试点工作,随后青海春天虽没有放弃虫草业务,但一方面已从从虫草深加工转向粗加工,另一方面,青海春天虫草业务规模也在不断萎缩。

目前,青海春天的主营业务之一仍是以冬虫夏草类产品研发、生产和销售为主的大健康业务板块,其中主要包括冬虫夏草原草、以冬虫夏草为主要原料的中药产品利肺片。

连续亏损,险被“戴帽”,青海春天“听花”后又要“读花”

2021年年报数据显示,青海春天大健康业务板块营收同比微增6.25%,然而由于营业成本大幅提升,导致综合毛利率仅为3.18%,同比下滑8.89%。

而分产品来看,其中冬虫夏草(原草)营收5906.81万元,同比锐减26.28%,同时毛利率同比大幅下滑46.95%,实际该产品毛利率为-34.61%;而以冬虫夏草为主要原料的中成药产品的确在营收和毛利率方面都有所增长,然而目前体量仅有冬虫夏草(原草)产品的一半。

押宝听花酒,号称“开创了白酒新价值”

自2018年起,随着虫草主业萎缩,青海春天开始向白酒行业进军。

2018年3月,青海春天完成了对听花酒业的收购,而且通过收购青海春天还拥有了凉露酒的全国总经销权。

凉露酒号称精准减少易造成口干、上头、宿醉等不适的杂醇油、醛类等有害成分,从而将既往辛辣燥烈的酒性,制化到温凉适中的全新境界。而且青海春天还在《舌尖上的中国3》中为“凉露酒”打造了所谓凉利口酒的概念。随后甚至还被定位为“吃辣喝的白酒”。

不过,凉露酒的市场表现不及预期,导致2018年西藏听花酒业的营业收入仅为2519.62万元,净利润实际亏损6546.34万元。

此后时隔两年,在青海春天2020年半年报中,青海春天明确表示,针对商务消费市场研发的“听花”系列酒已具备了上市的条件。

而且,听花酒还与“健康概念”相绑定,2021年1月21日,听花酒业发布了《饮用听花酒对成年男性身体机能影响的探索性研究》结果简报,报告显示,对于参与试验的健康成年男性自愿者,每日饮用听花酒50ml、连续7天后,免疫功能、睡眠功能、男性功能的指标均有不同幅度的提高。

2021年9月,听花酒业又发表了一篇《白酒制化增益工艺实现激活副交感神经、持续生津对人体影响的饮用测试研究》,听花酒在工艺技术上实现了传统酿酒技术的突破,综合运用多学科前沿成果开创了白酒制化增益新工艺,白酒大热酒性被制化到温凉适中,酒体中风味有益成分更为丰富,具有落口而生津的特点,而该研究则表明“听花酒的实验结果与副交感神经的作用相似,包括持续生津,实现减害增益,具有重大的健康意义。”

2021年年报中,青海春天则表示,公司在中国传统白酒开放式固态发酵基础上,把存放一定时间的原酒,用“制化增益”新工艺对其酒体进行改造。让酒既激活交感神经又激活副交感神经,听花酒开创了白酒新价值。

不过听花酒也遭到了诸多质疑。

首先,行业人士认为,任何类型的食品宣传均不得涉及疾病预防、治疗功能。而听花酒是饮用酒,没有获得保健食品批号,属于普通食品。

其次,听花酒号称对醇熟老酒进行二次发酵、精馏浓缩,实现对酒体的“制化增益”,并特别强调这种工艺“能够激活副交感神经而‘落口生津’,然而通过查询听花酒配料表发现,以酱香型听花酒为例,除去酱香型白酒、大米、高粱、水以外,还含有玉竹、葛根、薄荷、罗汉果等成分,而玉竹、葛根等作为中药,本身就有生津止渴的功效,因此听花酒所谓“落口生津”似乎不能完全归功于工艺。

另外,2022年6月起,《饮料酒术语和分类》GB/T17204-2021将正式施行,其中将白酒定义为“以粮谷为主要原料,以大曲、小曲、麸曲、酶制剂及酵母等为糖化发酵剂,经蒸煮、糖化、发酵、蒸馏、陈酿、勾调而成的蒸馏酒。”

而将露酒定义为“以黄酒、白酒”为酒基,加入按照传统既是食品又是中药材或特定食品原辅料或符合相关规定的物质,经浸提和/或复蒸馏等工艺或直接加入从食品中提取的特定成分,制成的具有特定风格的饮料酒”

如此一来,根据听花酒的配料表成分,听花酒或将被划入露酒范围。

连续亏损,险被“戴帽”,青海春天“听花”后又要“读花”

连续亏损,险被“戴帽”,青海春天“听花”后又要“读花”

而听花酒的售价一直以来也饱受关注,听花酒分为酱香风格与浓香风格,标准版售价均为5860元/瓶,精品版售价则高达58600元/瓶。

根据年报数据来看,2021年青海春天酒水业务(主要为听花酒销售)实现营收2539.48万元,同比增长50.51%,分渠道来看,线上渠道仅实现营收62.48万元,线下渠道为2477万元,从毛利率水平看,线上渠道毛利率为81.84%,线下为67.89%。

不过值得注意的是,听花酒售价如此高昂,听花酒业务营业收入也显著增长,但负责经营听花酒的青海春天全资子公司西藏春天酒业有限公司2021年却仍然净亏损2,290.63万元。

“听花”后又要推出“读花”

除去产品、售价存在争议外,听花酒的品牌故事则堪称“荒诞”。

青海春天董事长、听花酒设计师张雪峰此前在采访中介绍,某日凌晨梦到在昆仑山上一位太上老君模样的人来到他面前,不发一言,只是用拂尘在他手上写下一个字,而听花酒就是以此为灵感设计研发的。张雪峰曾感叹“听花酒不是我们做出来的,这是上天给饮者们的一个巨大恩惠”。

行业人士曾直言“一些非传统酒商进军酒行业,必然需要一些品牌故事,但张雪峰所说的‘梦’及‘太上老君模样的人’,肯定不能进入到正式的宣传层面,只能作为口语化传播品牌故事,但如果直接给品牌背书,这就是无稽之谈。”

随后,在听花酒一篇名为《酒好不好,可以听出来》的宣传文章中,称听花酒开创了“五步五感鉴赏法”,将听觉和触觉引入品鉴过程,通过听、观、闻、烧、品五步进行“全感官品鉴”。张雪峰也曾表示“酒好不好,可以听出来”。

不过行业人士则认为酒品质的优劣由许多因素决定,并且中国酒是风味型饮品,有着强烈的个人偏好,不能够仅凭某一项主观评测判定好坏。

而值得注意的是,听花酒在年报中表示,公司计划于2022年适时开展次高端“读花”系列生津白酒的上市销售工作,产品包括:52度浓香风格装(500毫升),53度酱香风格装(500毫升)。

此前“听花”源自“梦到太上老君”,如今,张雪峰又会赋予“读花”怎样的品牌故事,仍值得期待。

免责声明:本文系转载,版权归原作者所有;旨在传递信息,不代表快消品网的观点和立场。

(0)
上一篇 2022-04-26 15:00
下一篇 2022-04-26 19:00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