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星美羚IPO被否,意外吗?

5月6日,深交所官网披露了创业板上市委2022年第24次审议会议结果公告,根据公告,原本有望成为A股“羊乳第一股”的陕西红星美羚乳业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红星美羚)因为“不符合发行条件、上市条件或信息披露要求”遭到否决。

红星美羚IPO被否,意外吗?

创业板上市委提出4大问题

根据上述公告,上市委会议对红星美羚提出了4项问询。

首先,经现场检查发现,2018年12月末,红星美羚实际控制人王宝印协调供应商黄忠元等七人将1400万元转借经销商殷书义等八人,经销商将该款项用于向公司采购。

对此,要求红星美羚说明发生该借款事项的合理性及商业逻辑;说明上述经销商当年12月销售金额较高的原因及合理性,并结合上述经销商及其他经销商当年末终端销售和库存比例情况,说明是否存在提前确认收入的情形。

第二,2017年至2021年红星美羚对舍得生物销售金额分别为4,828.34万元、8,638.52万元、671.28万元、0万元和0万元,其中2017年和2018年舍得生物为红星美羚第一大客户。

对此,要求红星美羚说明舍得生物与红星美羚销售收入大幅度变动、且于2020年注销的原因及商业合理性;向舍得生物销售产品价格、返利政策、信用政策与向其他方销售同类产品是否存在差异,如存在,说明原因及合理性。

据了解,舍得生物成立于2014年9月,公司主营业务为羊乳粉、老年健康产业食品及医疗器械。2015-2018年,红星美羚向舍得生物销售金额约为1291.21万元、4752.2万元、4828.34万元、8638.52万元;其中,2017年、2018年,舍得生物成为红星美羚第一大客户,同期销售金额占红星美羚主营业务收入的比例分别为18.47%、27.48%。

然而离奇的是,舍得生物2019年退出红星美羚前五大客户名单,2020年舍得生物注销。

第三,要求红星美羚说明2019年向萌宝婴童销售大包粉毛利率显著高于报告期内其他客户的商业合理性。

第四,红星美羚报告期研发收入比一直维持在3%的水平,2021年度为2.9%。深交所要求红星美羚说明研发费用的具体分配以及相关进展。

红星美羚发公开信“诉苦喊冤”

公开资料显示,红星美羚主营业务是以羊乳粉为主的羊乳制品研发、生产和销售,产品包括婴幼儿配方乳粉、儿童及成人乳粉等。2019-2021年,红星美羚实现营业收入分别约为3.42亿元、3.63亿元、3.78亿元,同期实现归属净利润分别约为4488.77万元、5509.15万元、5308.02万元。

而红星美羚冲击创业板上市,拟募资3.14亿元,分别投向红星美羚奶山羊产业化二期建设项目、红星美羚永庆奶山羊养殖园区建设项目 、营销网络建设项目以及补充流动资金。

红星美羚IPO被否,意外吗?

然而,或许遭到否决的消息对于红星美羚来讲一时间难以接受,因此5月6日当晚,红星美羚发布了《致各界朋友、媒体的公开信》,其中红星美羚回顾了公司长时间备战IPO的历程,称公司已经连续9年接受财务以及内控审计,仅在会审核期间就经历了2次现场检查、10余次问询回复、8次财务数据更新、6次收入专项核查、3次IT审计。

不过,行业人士分析称红星美羚IPO被否决也在意料之中,中国食品产业分析师朱丹蓬表示,首先,红星美羚的整个产业链的完整度不够、也不完善;第二是它的体量很小,利润也很低;第三个是渠道的品牌号召力也很低。整体而言,红星美羚并不具备上市的基本要求。此外,朱丹蓬认为,红星美羚本次IPO被否一定是事出有因,发布这篇《公开信》,反倒是从中看出了红星美羚现在的窘境。

实际上,IPO被否已经成了一种新常态,但这样公开叫苦的似乎很少见,严格的审核既有利于维护正常的资本市场秩序,也是对股民负责的表现。哪一家上市公司不是经过千辛万苦才敲响了上市的锣声,与其喊冤叫屈,不如反躬自省。

免责声明:本文系转载,版权归原作者所有;旨在传递信息,不代表快消品网的观点和立场。

(0)
上一篇 2022-05-09 11:00
下一篇 2022-05-09 17:00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