奶粉行业增速放缓,公司并购重整提速

截至今年5月12日,国内共有35家上市、挂牌乳企披露2021年财报数据,合计营收约为3508.53亿元。其中,以伊利、蒙牛、光明、飞鹤、优然牧业、健合集团为代表的“百亿俱乐部”成员合计营收占比达79%,市场集中度稳步提高。

受下游需求增长带动,奶牛养殖企业延续景气周期,国内生鲜乳出现量价齐升局面。在净利润排名前10的上市、挂牌乳企中,上游奶企占据4个席位。与此同时,婴幼儿奶粉企业依旧保持优秀的盈利能力,飞鹤、澳优、健合集团在净利排名中分别位列第二、五、九位,贝因美也在连亏两年后实现扭亏为盈。

在整体业绩向好的同时,各乳品细分领域也存在一定隐忧:出生率下降拉低婴幼儿奶粉行业整体增速,饲草料成本上涨挤压上游奶企利润空间……乳品行业可谓机遇与挑战并存。

“百亿俱乐部”营收占79%

2021年,市场高景气度、消费升级、私域流量崛起,成为后疫情时代乳品市场的主要发展趋势。中高端白奶、功能性乳制品、低温鲜奶的需求增量,推动乳品行业进入新的成长周期。国家统计局、海关总署数据显示,2021年全国液态奶产量同比增长9.68%;在国内生鲜乳产量增长7.1%的基础上,我国进口乳制品和大包粉总量均创历史新高,足见国内市场的强劲需求。

据新京报记者不完全统计,35家上市、挂牌乳企2021年共取得营收3508.53亿元。从营收规模来看,伊利股份(1105.95亿元)、蒙牛乳业(881.41亿元)、光明乳业(292.06亿元)、中国飞鹤(227.76亿元)、优然牧业(153.46亿元)、健合集团(115.48亿元)组成“百亿营收俱乐部”,合计营收占比达79%,行业集中度维持在较高水平。其中,伊利更是成为亚洲首个营收突破千亿的乳企。从营收增速来看,身处奶酪热门赛道的妙可蓝多凭借57.31%的增幅处在首位,2021年其在中国奶酪零售市场的占有率已升至第一。

就盈利水平而言,婴幼儿奶粉、牧业公司均不容小觑。在净利润排名前十的乳企中,除伊利(87.05亿元)、蒙牛(50.26亿元)、光明(5.92亿元)传统三巨头外,奶粉企业中国飞鹤(68.71亿元)、澳优(10.4亿元)、健合集团(5.08亿元)分列第二、五、九位。其他4个席位均由上游奶企占据,依次是优然牧业、现代牧业、赛科星、中国圣牧。其中,优然牧业(15.58亿元)位列第四。

与2021年上半年仅有6家上市、挂牌乳企净利下降、无一亏损不同,2021年全年共有15家乳企归母净利润下降、3家亏损。其中,健合集团、达诺乳业、麦趣尔、原生态牧业、一鸣食品、骏华农牧降幅超过50%;沃野牧丰、雅士利国际、皇氏集团净利分别下降134.08%、180.49%、244.01%,同时3家企业分别亏损357.47万元、8136.3万元、4.72亿元。

从财报披露的原因来看,健合集团净利下降,主要由高利润益生菌产品收入下降导致。麦趣尔净利受拓展疆外及线上业务市场、生鲜乳等大宗原料价格上涨导致成本上升、毛利下降影响。原生态牧业纯利减少,与旗下拜泉瑞信诚牧场搬迁计提减值亏损有关。一鸣食品净利下降84.7%,归因于原材料价格上涨、新生产基地建成转固、华东地区门店受疫情影响、三四季度大规模开店致期间销售费用大涨。骏华农牧盈利水平下降,主要系报告期内财务费用增加、污水处理设备转固后折旧增加所致。

对于亏损,挂牌新三板仅半年的沃野牧丰在年报中表示,2021年受市场环境影响,饲草料成本大幅上涨,导致公司鲜奶成本增长86.4%,其他原因则包括管理费用增加、资产处置损益减少等。雅士利亏损主要受旗下奶粉品牌多美滋减值影响,皇氏集团则主要受信息业务较大亏损拖累。

婴幼儿奶粉行业增速放缓

国家统计局数据显示,2021年我国液态奶、干乳制品产量分别增长9.68%、5.95%,奶粉产量仅增长1.76%。从各大乳企财报可以看出,受人口出生率下降、竞争加剧等因素影响,奶粉行业整体业绩增速放缓。

2021年,飞鹤归母净利润结束此前的高双位数增长,营收增幅从2020年的35.5%下降到22.5%;澳优归母净利润增长3.6%,从此前的双位数增长下降到低个位数增长;近两年,健合集团营收连续维持低个位数增长,2021年归母净利润下降55.27%至5.08亿元,创五年来最低;雅士利成人奶粉增长未能抵住婴幼儿奶粉“多美滋”拖累,导致亏损。

雅士利财报认为,疫情导致出生率进一步下降,婴幼儿配方奶粉消费规模增长放缓。虽然自2021年5月底国家陆续出台三孩政策及配套措施,但能否推动新生儿大幅增长尚有待观察。目前,婴配粉市场已进入存量竞争阶段,加上婴幼儿奶粉新国标出台和二次配方注册制开启,行业整合加速,集中度进一步提升。海外疫情让消费者对外资品牌安全性产生顾虑,国产奶粉因而获得更大发展空间,优势市场正从三四线城市向一二线城市扩张。

结合各奶粉企业披露的数据来看,2021年中国前十大婴配粉品牌中,内资品牌市占率达45.3%,前三大、前十大品牌市占率分别为43.7%、82.1%。其中,飞鹤“星飞帆”已成为婴幼儿奶粉全球第一大单品。以零售销售额计,飞鹤从2020年开始居北京市场第一,2021年三季度以来在广东市场排名第一。2021年,伊利婴幼儿奶粉市场份额升至第二,重点奶粉品牌“金领冠”年销售额过百亿。2021年,澳优婴幼儿奶粉在国内线下市场占有率位列第五,“佳贝艾特”继续稳坐羊奶粉头把交椅。健合集团超高端牛奶粉、羊奶粉市占率则分别居第三位。

尽管行业增速放缓,但2021年我国婴配粉行业零售端规模仍增长2.2%。澳优认为,这主要来自高端产品的带动。雅士利也在财报中判断,随着居民收入增加及母婴市场消费力上升,高端奶粉需求增加,厂商普遍着眼于A2蛋白奶粉、有机奶粉、羊奶粉,并同步发展老年奶粉、儿童奶粉、孕妇奶粉、特配粉等细分品类。

反映在财报中,飞鹤2021年营收增长22.5%至227.76亿元,主要受高端奶粉及儿童奶粉收益增长带动。澳优三大核心奶粉品牌佳贝艾特(中国)、海普诺凯1897、能立多均获得双位数增长,同时发力益生菌、特医奶粉。健合集团在低线城市扩大婴幼儿奶粉分销的同时,发力宠物营养及护理业务,形成业务新增长点。雅士利婴幼儿奶粉全面渗透二三线市场,成人奶粉收入增长较快。与上述奶粉企业打法不同,贝因美主要拓展设计生产(ODM)和代工生产(OEM)业务及特许授权业务,与渠道、客户转向战略合作和资本合作,提高产能利用率,2021年实现扭亏为盈。

上游奶企成本压力增大

在下游乳品需求增长带动下,我国奶业延续高增长态势。据国家统计局、农业农村部监测数据,2021年我国生鲜乳产量2683万吨,增长7.15%;主产省区生鲜乳平均价格继续上涨,全国平均价格为4.29元/公斤,同比上涨13.2%。

就上市、挂牌奶企业而言,优然牧业2021年奶牛存栏量达到41.6万头,居行业第一,原料奶营收同比增长36.4%至95.38亿元。现代牧业原料奶收购价为4.41元/公斤,同比增长6.8%。中国圣牧原料奶平均销售单价为5104元/吨,同比上涨13.1%,其中,有机原料奶平均售价为5324元/吨。原生态牧业原料奶平均售价为4774元/吨,同比上升9.2%。骑士乳业原奶营收2.5亿元,同比增长35.07%,毛利率增长7.93%。

不过受饲料成本上涨影响,上游奶企普遍毛利承压,降本增效成为年度关键词。据农业农村部数据,2021年全国玉米平均价格为2.93元/公斤,同比上涨26.5%;全国豆粕平均价格为3.79元/公斤,同比上涨14%。另据海关统计,2021年我国进口干草平均到岸价为377.76美元/吨,同比上涨5.4%。

2021年财报显示,现代牧业公斤奶饲料成本为2.67元,同比增加0.38元,其中,公斤奶直接饲料成本为2.11元,同比增加0.34元。中国圣牧2021年公斤奶饲料成本为2.6元,同比上涨23.2%,导致毛利率下降。饲草价格上涨导致赛科星2021年生鲜乳营业成本增长13.17%。由于饲草料成本大幅增长,沃野牧丰鲜奶成本增长86.4%,但营收仅增长67.37%,进而导致营业利润下降22.95%。

不断上涨的饲料成本也引起投资者关注。在今年3月举行的业绩发布会上,现代牧业CFO朱晓辉在回答投资者提问时坦言,目前饲料成本无论与历史同期比,还是从成本占比来看,都出现了大幅上涨。豆粕和玉米的价格驱动牛奶制造成本上涨,“现在奶价即便维持在每公斤4元多,养牛成本与奶价也只是基本持平。”

为对抗成本压力,降本增效、开发高附加值原奶、肉奶并举、布局饲料业务,成为各大奶企的主要应对措施。2021年,优然牧业高附加值特色生鲜乳销量增长19.68%达到47.4万吨,上游全产业链模式降低了运营成本,30.6%的毛利率与上年保持一致。现代牧业通过提升牛只健康、优化饲料配方、借助统一采购平台等措施,适度平抑了部分饲料成本上涨所带来的影响。中国圣牧主要通过在天津建立的供应链中心进口饲料产品,降低中间采购成本,同时开展“奶肉联动”,通过有机牧场、DHA奶牧场改善盈利结构。

乳企间并购整合提速

以伊利入主澳优、创中国乳企间最大一笔并购为标志性事件,2021年乳企、奶企间并购整合提速,这在上市乳企中体现得尤为明显。目前,伊利与澳优、优然牧业、赛科星、中地乳业,蒙牛与现代牧业、中国圣牧、妙可蓝多,新希望乳业与现代牧业,飞鹤与原生态牧业之间均有股权关联。

2021年6月,妙可蓝多向内蒙古蒙牛乳业(集团)股份有限公司非公开发行A股股票募集资金到账,妙可蓝多控股股东由柴琇变更为内蒙古蒙牛。而在入主妙可蓝多前,蒙牛已先后入主现代牧业、中国圣牧,密集布局奶业上游资产和优质奶源。

2021年7月,飞鹤完成对陕西婴幼儿羊奶粉品牌小羊妙可100%股权的收购,复制飞鹤在牛奶粉的全产业链模式。2021年10月,光明乳业宣布拟以6.12亿元的价格,收购青海小西牛生物乳业股份有限公司60%的股权,以完善公司在西部的奶源、产能、市场布局。

而在光明乳业落子西部市场前,自2002年开启并购式扩张策略的新希望乳业,已分别于2020年、2021年将夏进乳业、一只酸奶牛纳入麾下,明确提出探索合适的并购机会助力实现三年业绩倍增计划,剑指全国第四大液奶上市企业。2021年,新希望继续收购准上市奶企澳亚投资5%的股权,同时入股新消费品牌“一番植”,布局植物基饮品。

西部牧业在财报中称,近年来,随着国家对乳制品加工业市场准入的严格限制以及对现有乳制品加工企业的严厉整顿,我国乳制品行业的市场集中度有所提高,市场份额开始向品牌知名度高、实力强、规模效益显著的上市企业集中。特别是一些大型乳企通过资产重组、兼并收购等方式扩大规模,加强了对奶源以及销售渠道的控制。“未来这种趋势将会更加明显,全国市场份额高度集中在一线品牌,区域市场份额高度集中在区域强势品牌。”

在二级市场,因各种原因退市或摘牌的乳企也开始增多。2021年,中地乳业因被伊利子公司强制要约收购而自6月28日起取消港股上市地位。因战略发展需要,广西百菲、金河科技相继退出新三板。

与此同时,新三板挂牌奶企骏华农牧已进入精选层挂牌辅导阶段,沃野牧丰也在此前透露主板上市意图。

与上述企业相比,科迪乳业则因控股股东的问题游走在退市边缘。2021年,科迪乳业营收为5.91亿元,同比增长24.22%;净利润为6904.8万元,同比增长105.69%。尽管实现扭亏为盈,但由于会计师事务所对该年报出具“无法表示意见”的审计报告,科迪乳业存在终止上市可能。如果科迪乳业退市,还将影响到其控股股东科迪集团重整计划的实施。

另一家深陷控股股东重整风波的是新三板挂牌奶企上陵牧业。随着上陵集团重整完成,上陵牧业目前处于无实际控制人状态。由于上陵集团重整计划执行结果存在不确定性,可能影响上陵牧业可持续经营能力等,因此年审会计师事务所对上陵牧业2021年财报出具了保留意见的审计报告。

免责声明:本文系转载,版权归原作者所有;旨在传递信息,不代表快消品网的观点和立场。

(0)
上一篇 2022-05-17 17:00
下一篇 2022-05-18 15:03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