舌尖上的中外面条史

最早的面条可能是从青海喇家遗址出土的距今4000年的面条,它是黄色的,形状和今天的拉面一样,直径3毫米,总长超过50厘米,卷曲在一个扣着的陶碗下面。根据检测,其成分是大量的粟与少量的黍。

欧洲人对意大利面的感情,就像中国人对面条的感情。意大利面可以保存很长时间,正因如此,大航海时代的欧洲人把意大利面带到了海上,带到了全世界。最早接触意大利面的广东人,看到它和米粉挺像,就将其翻译成“意粉”。

虽然意大利面是欧洲人仅次于面包的主食,但它出现得却比较晚,来源更是不清楚。谁发明了意大利面,直到现在还是个谜。

关于意面起源的几种猜测

意大利面跟中国面不一样的一点,是它用硬质小麦做成。硬质小麦又叫杜兰特,是小麦中唯一的四倍体品种,面筋含量极高,吃起来很坚硬,没有普通小麦容易消化,因此食用意面后血糖升得也慢一些。

如今有学者认为,意大利面是阿拉伯人带来的。阿拉伯人为了便于沙漠长途旅行,将意大利面干燥成空心圆柱形,就是通心粉。9世纪一位阿拉伯学者在他的食谱中写道,一种常见吃法是面食与扁豆混合,在北非和中东很受欢迎。

但这个说法是有问题的,我们看到北非讲阿拉伯语的部落,传统饮食中不吃意大利面,只吃“库斯库斯”,一种质地有点像意面的粗麦颗粒。

库斯库斯一词可能来自一种上下两件套的蒸锅,下面炖菜,上面蒸粗麦粒,很节约燃料和水。今天在欧洲有很多北非移民,最爱吃的就是北非盖浇饭——把鲜艳浓香的炖菜盖在库斯库斯上面。

最早的库斯库斯可能是粗麦粉加水,再用筛子筛出来的,在面条不容易成型的过去,这样能保证下锅后不散开,有点像是微型的面疙瘩。

虽然库斯库斯和意面有干燥后容易携带的共同点,但在面条成型上,意面工艺要更复杂。意大利面的制作是用脚踩面,一踩就是一天。据推测,西西里岛土语中maccaruni的意思是“用力制作面团”。如此大力,才能将面团和到能做面条的程度。家庭做的鲜意大利面,用鸡蛋和面,就简单很多,但是不耐储存;用水和面还要成型,就得专业的车间去干。

将意大利面晾干也是需要技术的,需要逐渐降低其含水量,慢了会发霉,快了会变脆破碎。西西里岛的温湿度适合干燥意面,这是该地被认为率先发明意面的一个支持理由。

有人发现了一本可以追溯到1154年的书,由一位阿拉伯地理学家撰写。书中提到了一种长长的,像毛线球一样卷曲的面,从当时在阿拉伯人统治下的西西里岛巴勒莫市用木桶出口。所以说,在北非人的启发下,12世纪的西西里人发明了意大利面,似乎比较合理。

1279年,一名热那亚士兵的货品清单上出现了意大利面。而1244年和1316年的档案指出,意大利面已经广泛遍布意大利半岛。随着意大利南部专业店家的出现,以及意大利北部各城市面食行会的成立,意大利面产业才做大了。

碱让面条更具延展性

今天和面已经很容易了,面粉加水揉成团,醒一会儿,再揉……古代可没这么容易,因为面粉质量不同。

最早的面条可能是从青海喇家遗址出土的距今4000年的面条,它是黄色的,形状和今天的拉面一样,直径3毫米,总长超过50厘米,卷曲在一个扣着的陶碗下面。根据检测,其成分是大量的粟与少量的黍。也就是说,是小米面加上一点有黏性的黄米面做成的。研究人员还检测到了少量的油脂及少量动物的骨头碎片,可能是配面吃的,这就很像如今的兰州拉面了。

古人或许发明了面条,但其和我们今天吃的面条仍不相同。

我们今天吃的小麦粉面条,利用了小麦面筋的特殊之处。小麦含至少百分之十的面筋,这种蛋白可以在面粉和水后连接成网络,提供骨架,让面团有极好的延展性。

而古代的面粉普遍比较粗,是带着胚芽和一部分麸皮磨的,质地有点像是今天卖鲜切面的铺子里,为了避免面条黏连而撒上的粗玉米面。

麸皮和胚芽会阻碍面筋网络的生成,所以这种原始面团,制作又细又长的拉面是不可能的。

中国唐宋时吃的面条,也并非今天的拉面条或擀面条。有记载说,高超手艺的制作者和好面,将它搓成粗条,然后在锅边用手把它压成韭叶型,煮熟了很光洁,令人称赞。

今天还有不少地方用手搓捏来增强面的凝聚力,山西一般管这种面食叫圪托,陕西叫麻食,北京叫猫耳朵,意大利也有类似的面食,而且这种做法被认为是最早的意面制作法。

拉面的出现,要感谢中国人发现了碱的用处。今天的各种碱水面,大致是使用了碳酸氢钠和碳酸钾,过去则是用盐碱地出产的天然粉末制作碱水面。盐碱可以帮助面条发育面筋,让面条更有弹性。

过去的西北荒漠地带,冬天会将盐碱旱地上的干枯碱蓬收集在一起,烧成一种灰白色的结块——蓬灰。在这种性能优良的天然碱的帮助下,西北人发明了拉面。

当面团延展性足够好后,中国人还发明了挂面:将小手指一般粗的面绳挂在架子上,下坠一个木头砝码,粗面条被慢慢拉细拉长,自然风干。这应该是元明时期的创新。

白面粉逐渐普及

随着白面粉的普及,面条不再难以制作。但在欧洲中世纪,白面粉还是个奢侈品。白面粉做出来的面包极其轻盈蓬松,对于吃惯了粗面包的欧洲人来说,是异常的美味。

中世纪的欧洲人,伙食已经算不错了,因为他们拥有世界上最多的水磨,水磨极大地节省了磨面的劳力。密集的磨坊,让欧洲穷人也吃得起面包,至少是黑麦和大麦磨粉做的黑面包。

为了给富贵家族供应好面粉,磨出来的粗面粉会用布一次次筛,把胚芽和麸皮较多的部分排除出去。越细的布,筛出来的面粉越白。大约1870年,机器筛发明。人们使用机械筛去除了全谷物中的油脂,避免了酸败,使得面粉制品可以储存更长的时间。

之后20年,钢辊碾磨面粉工艺普及。这种工艺不仅可以方便地分离小麦仁的不同部分,还能高速而充分地碾碎小麦。普通家庭这才吃得起极细的、十分漂亮的白面粉,而且它更耐储存。

引入钢辊磨机不到10年,欧洲和北美的石磨厂纷纷倒闭了。如今每年有3.2亿吨小麦被钢辊碾压成粉。

英文flour和flower一样,源自古法语的“开花”。白面粉是饮食之花,要好好珍惜它。

免责声明:本文系转载,版权归原作者所有;旨在传递信息,不代表快消品网的观点和立场。

(0)
上一篇 2022-05-23 11:00
下一篇 2022-05-23 17:00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