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务数据频遭质疑,牧原股份“猪老大”难当

4026.3万头,占21家上市猪企生猪出栏总量39%,2021年的牧原股份继续稳居“猪老大”之位。当正邦科技、温氏股份、新希望六和、天邦股份等头部猪企经历深度亏损时,牧原股份仍以69.04亿元的净利润居上市猪企首位,约占7家盈利猪企合计净利润的71%。同时,2021年年报显示,其资产负债率增加,且未计提资产减值损失。

如此财务数据引来外界质疑。5月18日,深交所向牧原股份下发2021年年报问询函,要求其说明公司是否存在流动性风险,应对行业下行采取的措施,原材料、库存商品、生产性生物资产等存货未计提跌价准备的原因,公司屠宰、肉食业务收入增长趋势是否具有可持续性等。

牧原股份5月31日晚回复深交所问询函称,未计提减值准备具有合理性,货币资金余额能覆盖营运资金需求,融资授信资源储备较为充足,屠宰肉食业务收入增长趋势具有可持续性。

不过在业内人士看来,牧原股份目前实现14.5元/公斤的成本目标存在一定难度,养殖企业进入下游屠宰加工或食品销售领域仍需要探索。

多个“未计提”引监管关注

国家统计局数据显示,2021年全国生猪共出栏67128万头,同比增长27.4%;猪肉产量为5296万吨,同比增长28.8%。从需求端来看,新冠疫情导致酒店、堂食、旅游等聚集性消费减少。以上原因综合影响供需两端平衡,猪价处于急速下跌阶段,2021年6月跌到第一个低点,10月再创新低,全年猪价在最低点时同比下跌近70%。

在此背景下,2021年上市猪企中有六成亏损,仅牧原股份、海大集团、禾丰股份、巨星农牧、神农集团、东瑞股份、京基智农7家公司盈利。其中,牧原股份营收为788.9亿元,同比增长40.18%;净利润69.04亿元,同比减少74.85%;销售生猪4026.3万头,同比增加122.26%。无论生猪出栏量还是净利润规模,牧原股份都位列首位,也是前五大上市猪企(牧原股份、正邦科技、温氏股份、新希望六和、天邦股份)中唯一盈利且未计提资产减值准备的公司。

公告显示,牧原股份存货2021年期末账面余额为344.76亿元,同比增加62.78%。其中,原材料70.65亿元,库存商品2.86亿元,消耗性生物资产271.25亿元,均未计提跌价准备。此外,牧原股份截至报告期末的固定资产账面价值为995.51亿元,同比增加70.08%。其中,处置或报废3.01亿元,同比增加161.74%。生产性生物资产账面价值为73.51亿元,同比减少1.23%。其中,处置115.64亿元,同比增加84.43%,也均未计提减值准备。

对此,深交所在年报问询函中要求牧原股份说明对上述固定资产、生产性生物资产进行减值测试的情况,本期未计提减值准备的原因及合理性。

牧原股份5月31日回复问询函称,经测算,报告期末公司消耗性生物资产、库存商品不存在减值情形,未计提跌价准备符合公司实际及行业发展情况,符合企业会计准则的规定。报告期内处置或报废固定资产、处置生产性生物资产具有合理性,定价公允,处置交易对手除河南龙大牧原肉食品有限公司、融通农发牧原(崇州)有限责任公司外,不存在关联关系或可能造成利益倾斜的其他关系,未计提减值准备具有合理性。

与牧原股份相比,正邦科技由于猪价持续低迷,2021年计提存货跌价准备约12亿元;温氏股份对应收账款、生产性生物资产、存货、商誉、在建工程、合同资产等共计提减值准备22.28亿元;新希望六和对商誉、生产性生物资产、存货、应收账款坏账等进行计提减值准备,共影响2021年利润总额减少约16.15亿元;天邦股份2021年共计提存货、应收账款、在建工程、商誉等各类资产减值准备约11.94亿元。

董事长曾否认“财务造假”

此次深交所关注的问题,还涉及牧原股份的负债率和流动性。

既往财报显示,牧原股份自2015年起维持较高的产能建设速度,2019年-2021年分别销售生猪1025.33万头、1811.5万头、4026.3万头,新设孙公司、子公司数量分别为48家、103家、33家。在此过程中,牧原股份主要通过银行贷款、非公开发行股份、发行可转债、发行企业债券等方式筹资,用于生猪养殖项目、屠宰项目、偿还银行贷款、补充流动资金等。凭借产能快速扩展,牧原股份2020年生猪出栏量超过温氏股份,跻身A股上市猪企首位。

伴随此轮猪周期探底,牧原股份2021年第三季度出现单季度亏损,净利润同比下降108.05%至-8.22亿元。2021年10月22日,对牧原股份“19牧原01”“20牧原MTN001”等企业债进行评级的中诚信国际信用评级有限责任公司(简称“中诚信国际”)发布公告称,牧原股份同期末资产负债率升至57.77%;同期末货币资金为99.5亿元,短期债务为322.57亿元,“面临一定短期偿债压力”。

2021年第四季度继续亏损,牧原股份债务压力开始显现。2021年12月7日,牧原股份披露上海票据交易所公布的逾期名单显示,2021年8月1日至11月30日,牧原股份共有32家子公司出现商业承兑汇票付款逾期,涉及金额6947.14万元。对此,牧原股份主要归因于未及时收到部分持票人的有效提示付款申请,或持票人选择的清算方式不符合银行要求等。

2021年12月15日,中诚信国际再次发布公告提醒,牧原股份三季度亏损,若猪价持续低位震荡,短期内盈利及获现能力难以大幅改善。近两年牧原股份投资规模较大,截至2021年9月末,总债务规模增至658.26亿元,其中,短期债务为342.91亿元,货币资金为99.5亿元,面临一定资金压力。32家子公司商业承兑汇票付款逾期,也反映出公司在相关内控制度上有待提高。基于上述原因,中诚信国际决定将牧原股份的评级展望由稳定调整为负面。

面对外界质疑牧原股份“财务造假”,牧原股份董事长秦英林曾在2021年12月15日举行的临时股东大会上称,“想不明白为什么要财务不真实,为什么要作假”,“财务大数据在那放着呢”。同时秦英林也承认,公司规模大了后需要小心资金缺口,提高借款额度、定发、暂停基建等都是增加公司现金流的举措。

截至2021年末,牧原股份持有的货币资金余额为121.98亿元,同比减少16.42%。其中,受限资金余额37.9亿元,同比增加453.64%;有息负债余额为525.9亿元,同比增加67.94%;资产负债率为61.3%,同比增加15.21个百分点,EBITDA全部债务比、利息保障倍数、现金利息保障倍数、EBITDA利息保障倍数分别同比下降70.25%、86.88%、70.66%、77.61%。

牧原股份对此回复深交所问询函称,截至2021年末,公司营运资金需求约为14.23亿元,货币资金余额为121.98亿元,能够覆盖营运资金需求;已获得融资授信总额度为620亿元,已使用授信额度为398亿元,未使用授信额度为222亿元,融资授信资源储备较为充足;公司储备债券批文合计220亿元,截至目前批文额度尚未使用。

完全养殖成本目标提高

公开资料显示,截至2022年5月6日,全国22个省份的生猪平均价格为14.99元/千克。由于原料价格上涨、冬季疫病等原因,牧原股份2022年一季度完全成本升至16元/千克左右。在成本上涨、猪价低迷的情况下,牧原股份生猪销量不降反升,这也意味着其生猪卖得越多亏得越多。

2022年1-2月,牧原股份销售生猪783.1万头,同比增长约60.24%;销售均价12.38元/公斤,较上月下降约16.07%。2022年3月销售生猪598.6万头,同比增长约111.3%;销售均价为11.67元/公斤,较1-2月下降5.74%。受猪价持续低迷影响,牧原股份2022年一季度延续亏损态势,营业收入减少9.3%至182.78亿元,净利润减少174.4%至-51.8亿元。

上述情况也引起投资者关注。牧原股份在4月29日公布的投资者关系活动记录表中解释称,2020年公司新建产能较多,2021年1-2季度随着新建产能陆续投产,能繁母猪数量、配种量相应增加,导致2022年一季度出栏量增长。对于公司成本控制,牧原股份此前曾提出13元/公斤的阶段性目标,近期改为14.5元/公斤的完全养殖成本。

牧原股份还表示,2021年三季度以来,生猪价格持续低位运行,全行业进入亏损,公司现金流也面临一定压力。从2021年下半年起,公司迅速调整资本开支计划,严格控制新增在建工程,2022年一季度末货币资金余额161.16亿元,“经营性现金流基本处于平衡状态”。

农业农村部猪肉全产业链监测预警首席分析师朱增勇接受新京报记者采访认为,牧原股份2022年一季度生猪销售均价及完全成本与全国平均水平基本相当,在饲料成本、防疫成本、人工成本都在上涨的情况下,14.5元/公斤的成本目标明显领先行业平均水平。目前行业平均完全养殖成本在16元/公斤-17元/公斤,随着猪价触底后向窄幅震荡转变,预计2022年下半年猪企会达到微幅盈利或小幅盈利状态。

屠宰板块尚未盈利

顺应“运猪”向“运肉”的政策变化,牧原股份自2019年进入生猪屠宰行业,2021年共计屠宰生猪289.9万头,实现屠宰、肉食业务收入同比增长771.95%至54.18亿元,营收比重也从2020年的1.1%增至2021年的6.87%。截至2021年末,牧原股份已在全国设立22家屠宰子公司、78个服务站,客户超过5000家。

不过据牧原股份2022年2月28日对投资者的答复,其屠宰板块2021年未实现盈利,主要原因是2021年多个屠宰厂建设与投产的前期费用较高,以及行情下跌带来的损失。公司在屠宰业务板块没有设定具体的利润目标,也暂无向屠宰下游食品加工板块拓展的明确规划。

深交所在2021年年报问询函中,要求牧原股份说明公司屠宰、肉食业务的经营情况,收入同比较大幅度增长的原因,以及增长趋势是否具有可持续性。

据牧原股份5月21日发布的投资者关系活动记录表,目前其已投产屠宰厂8个,投产产能2200万头/年,预计2022年新投产3个屠宰厂,新开工4个。2022年至今,其屠宰肉食板块亏损3亿元左右,屠宰生猪280万头,全年屠宰量目标在1000万头以上,争取三季度实现板块全面盈亏平衡,四季度实现轻微盈余。基于屠宰肉食业务高周转、低毛利的特点,牧原股份接下来将重点提升销售能力、运营能力、产品品质及客户满意度。

在朱增勇看来,1000万头屠宰目标是个大数字。猪企布局屠宰加工业能一定程度平抑生猪价格波动对经营稳定性的影响,但盈利空间也会受市场价格波动以及屠宰加工成本影响,继续拓展布局下游食品销售链能获得更稳定的利润。

据他了解,我国屠宰业产能整体过剩,标准化、规范化、现代化的屠宰企业数量还不多。自非洲猪瘟疫情发生后,屠宰业整合力度加大,规模从几年前的1万-2万家减少到2021年的5400-5500家。近两年,国家引导屠宰企业撤销并转,淘汰落后屠宰产能,从过去围绕销区布局转变为与产区融合,以免在疫情等外部环境冲击时生猪和产品流通受到影响,这样有利于加快从“调猪”向“调肉”转变,降低疫病风险,促进生猪产业集群加速发展。不过,生猪生产端和屠宰端融合是中长期发展目标和任务,养殖企业进入下游屠宰加工甚至未来进入食品销售领域,发展战略和模式仍需要一个探索过程。

免责声明:本文系转载,版权归原作者所有;旨在传递信息,不代表快消品网的观点和立场。

(0)
上一篇 2022-06-01 13:00
下一篇 2022-06-01 17:00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