雪糕刺客频现 雪糕护卫出手

2022年的夏天,雪糕刺客火了。

最近或许不少人都听到这样善意的忠告:“不认识的雪糕不要随便拿,会变得不幸。”毕竟,许多其貌不扬的雪糕最后会化身“刺客”伤到大家的钱包。

当便利店的冰柜里充斥着“雪糕刺客”,雪糕保卫行动也开始了。

雪糕刺客刺痛雪糕吃客

雪糕刺客,指的是那些隐藏在冰柜里,看着其貌不扬的雪糕。但当你去付款时,它会用高价“刺你一剑”。

近日,一位博主去超市买了一盒雪糕。想着要回家和对象一起吃,于是挑了个大盒的,估摸着“怎么也得20多吧”。结账的时候,雪糕刺客亮剑了:160元。

博主满心郁闷回到家,拆开雪糕后,看着160元的雪糕平平无奇甚至有些奇怪的样子,忍不住感叹难以理解!

有媒体调查发现,想要在各个小超市、便利店里看到五元以下的雪糕,已经变成一件稀奇的事情。

在线上,有媒体统计了超过700种雪糕的价格,5元以下的仅占15.7%。

2018年,钟薛高突然杀入雪糕界,定位“中国高端雪糕”,走中国风,大举营销,价格大体在13-20元之间。同时,也推出了一些超高端雪糕,如在2018年天猫“双11”促销节中,推出一款66元的当日限定款“厄瓜多尔粉钻”雪糕,并在15小时内售罄2万支。紧接着,就是近期刷屏网络的钟薛高杏余年,定价160元。

钟薛高之后,中式高价雪糕如雨后春笋般涌出。2018年,“中街1946”脱胎于传统雪糕品牌中街冰点,推出“零添加”以及“极简化”冰淇淋。据其官方介绍,“中街1946”致力于打造“一支专业级的雪糕”。

2018年光明也推出高端雪糕品牌“熊小白”,2019年伊利推出“须尽欢”,定价均在10元以上。

欧睿国际咨询公布过一组数据,2015-2020年间,中国整体冷饮的平均单价上涨了30%。

高价雪糕甚至已经将网友逼到才华横溢:“我大抵是热了,横竖睡不着,站起身来去超市买雪糕,这悲伤没有由来,黯然看着冰柜里两位刺客,一个叫钟薛高,另一个也叫钟薛高。”

钟薛高真的被放火上烤了

另一边,网红钟薛高,又上热搜。

继“钟薛高雪糕31度室温下放1小时不化”后,昨天,“钟薛高雪糕烧不化”再次引发争议。

网友发布的一则视频显示,用打火机反复加热一支钟薛高雪糕,但雪糕没有任何融化的迹象,甚至出现了“噼里啪啦”的声响并冒起青烟。

对此,钟薛高很快作出了回应,总结来说大致有三点:第一,关于原料成分,钟薛高雪糕合法合规生产、检测合格出厂,产品中蛋白质含量还高于国家标准;第二,关于稳定剂,冰淇淋、雪糕中普遍含有卡拉胶,钟薛高的添加量符合国家标准,而且是为了让雪糕中乳蛋白保持相对稳定状态;第三,关于“烧不化”,通过烤雪糕、晒雪糕或加热雪糕,来评断雪糕品质的好坏,不科学。

不过,这则回应并没有让舆论平息,截至发稿,钟薛高仍高居微博热搜榜第20位,伴随着“雪糕刺客的诞生”“讨厌溢价雪糕”,这些话题齐齐把钟薛高推向风口浪尖。

雪糕护卫

看似普普通通的一支雪糕,却变成刺痛钱包的存在。“吃不起的雪糕”让消费者不满,除了平价产品难觅,更多还是源于商品标价不够显著。

这种现象将得到改变。7月1日起,《明码标价和禁止价格欺诈规定》正式施行,该规定明确,经营者应当以显著方式进行明码标价,明确标示价格所对应的商品或者服务。

监管部门

雪糕须显著方式明码标价

《明码标价和禁止价格欺诈规定》指出,经营者销售商品应当标示商品的品名、价格和计价单位,提供服务应当标示服务项目、服务内容和价格或者计价方法。

连日来,上海市奉贤区市场监督管理局针对近期热议的“雪糕刺客”现象,全面开展相关价格专项检查,重点检查小卖部、超市、冷饮批发店等市场主体在销售雪糕过程中不按规定明码标价、价格欺诈等价格违法行为。执法人员告诫经营者必须将全部货品明码标价,切实履行经营者责任。

而7月6日,成都商报-红星新闻记者也从成都市市场监管局获悉,从今年7月1日起,由国家市场监管总局发布的《明码标价和禁止价格欺诈规定》(以下简称《规定》)正式施行,《规定》明确,经营者应当以显著方式进行明码标价,明确标示价格所对应的商品或者服务。

何为“明码标价”?新《规定》第七条规定,经营者销售商品应当标示商品的品名、价格和计价单位,提供服务应当标示服务项目、服务内容和价格或者计价方法。

随着当前各种经营模式的快速发展,广大消费者也逐渐接受吊牌、模型展示、电子屏幕等多种个性化标价方式,对经营者的标价形式进行严格限定并实行标价签监制制度已经没有必要,因此,新《规定》取消了标价签监制制度。

“除法律、法规和规章有明确规定的,只要能保证明码标价真实准确、货签对位、标识醒目,不应对经营者的标价方式作过多限制。”该负责人举例说明,比如,农村集市、拍卖等能通过协商、竞价等方式确定价格的情形,没有必要实行严格的明码标价。

“明码标价也不能简单理解为仅标示价格。”该负责人表示,经营者还应当标示与价格密切相关的其他信息,尽可能减少信息不对称,使消费者和其他经营者对价格所对应的商品或者服务价值有更为清晰的认识,减少价格欺诈的发生。

平价产品

网友追捧,但雪莲冰块身份成谜

针对雪糕刺客,网友们发掘了“雪糕护卫”——价格低廉且从小到大都爱吃的雪糕。

红星资本局注意到,雪糕护卫的出现,离不开“雪莲”的再次被发现。不过,6月末,有网友爆料雪莲冰块的生产车间脏乱不堪。这一爆料,遭到许多小时候吃过雪莲冰块的网友口诛笔伐。过去几天,雪莲相关话题阅读量数亿。

红星资本局注意到,网友保卫的雪莲似乎各不相同。

10多个雪糕都叫“雪莲”

“雪莲冰块”官方号表示,目前市场上销售的众多商标雪莲冰块,并非都是散乱差的作坊生产,请广大消费者识明自己当地的雪莲冰块是否能达到安全食品标准。雪莲将追诉商标侵权的企业。

“雪莲冰块”提到的“众多商标雪莲冰块”有哪些?

红星资本局发现,进行回应的“雪莲冰块”账号背后,是山东的临沂古椹斋食品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古椹斋食品”)。而同样在山东,还有济南君乐乳业食品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济南君乐”)生产的“夏君乐”雪莲球、淄博孙氏食品有限公司生产的“孙氏”雪莲冰棍以及临淄雪檬冷饮厂生产的“XM”雪莲甜味冰。

其他省市的雪莲则更多:四川有成都君乐食品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成都君乐”)生产的“八亿牧场”雪莲;河南有许昌三德合食品有限公司生产的“爽一夏”雪莲;河北有河北觅雪食品有限公司的“竹晨”雪莲……10多种雪糕都叫“雪莲”。

天眼查APP显示,古椹斋食品并没有“雪莲”或“雪莲冰块”字样的商标权,而是其股东临沂市启宝商贸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临沂启宝”)有“雪莲”中文与拼音的商标。

临沂启宝法定代表人孙启宝曾向媒体证实,抖音里所述的“雪莲冰块”为公司所产,并称公司自2017年生产雪莲冰块。

市场上的雪莲虽然有很多品牌,但真正注册成功雪莲相关商标的并不多。在上述提到的公司中,只有临沂启宝注册成功。

商标存纠纷、供应链能力弱

“雪莲”商标明明被注册了,为何市场上还会出现这么多同品类不同品牌的商品?

首先是商标注册较晚且存在纠纷的问题。红星资本局查阅中国商标网发现,临沂启宝2018年8月开始申请注册上述“雪莲”商标,2019年注册成功。也即,在2019年之前并没有较为知名的厂商成功注册雪莲商标。

临沂启宝法人代表孙启宝曾向媒体表示,公司2017年开始生产雪莲。但济南君乐法人代表张社军告诉红星资本局,他们从1999年就开始做雪莲冰球了。

张社军表示,雪莲的灵感来自于自己吃饭后老板送的一瓶雪碧。张社军认为雪碧做冰棍肯定好卖。产品推出后,他们就先后申请了“雪莲果”“雪莲”的商标,但那时候没有通过,他们只好把申请包装设计专利。看到“雪莲”商标被其他公司注册成功后,他们提出了异议。

红星资本局也注意到,目前临沂启宝注册的“雪莲”商标处于撤销/无效宣告申请审查中,这一状态下“雪莲”商标使用权仍属于临沂启宝,但面临着审查。

造成雪莲品牌众多的另一个原因可能是仿冒成本较低。二十余年,雪莲冰块/球的配方并未有大的改变。临沂启宝在拿到商标后又并未做过大规模、大声量的“维权”。

而最后一个原因,则是小品牌、低利润雪糕的共性问题——供应链能力弱、走不出工厂附近城市。

免责声明:本文系转载,版权归原作者所有;旨在传递信息,不代表快消品网的观点和立场。

(0)
上一篇 2022-07-06 17:00
下一篇 2022-07-07 13:00

相关推荐